11.釣的餌

文章作者:vincent
發表時間:2010/10/08 15:16:26
文章分類:非釣莫入

  小時候看大人們釣魚,所用的釣餌不是蚯蚓就是炒米糠加熟番藷,隨便釣釣就爆網了。現在呢,釣具行裡頭上架的釣餌,種類與品牌多到爆架,台製的、日製的、廠製的、土製的,各式各樣,應有盡有,釣友們很認真努力地釣,槓龜的卻大有人在。前後不過四、五十年,已讓人有此釣非彼釣的滄海桑田之慨。

  台灣的愛釣者在人口比例上,可能居世界之冠,這麼一大票的愛釣人士,卻少有參加與釣魚相關的組織或什麼協會的,再加上台灣人天性愛自由、愛發明,所以每個愛釣者都可能發展出一套自己愛用的釣餌配方。在任何釣場,常會碰到一種好玩的情況,有些釣友把自己的釣餌視為不傳之秘的獨門配方,不管你怎麼問,他都守口如瓶,就像有些釣友把某些釣點視為外星秘密基地一般。

  我個人一向以為,既然市面上已有品牌多到不行的釣餌,釣友們遲早會知道什麼目標魚愛吃什麼餌,你以為的獨門配方,老早是眾所皆知的常識。但是,據我粗淺的觀察所得,多數釣友不輕易變換垂釣習慣,大咬就大咬,槓龜就槓龜,釣法不變,釣餌也不變,總歸一句話,釣魚這種嗜好不是什麼上得了檯面的好事,大咬與槓龜只是一體兩面的心情罷了。這也有個好處,槓龜時總有個順理成章的藉口,釣不到魚絕不是釣技不行,而是釣餌不對。

  在台灣,溪河裡的魚,除了少數幾種腐食性、掠食性的魚之外,雜食性的魚居多。釣友們習慣把餌料分成腥餌和香餌兩大類,腥餌釣肉食性的魚,香餌則針對雜食性的魚,這個籠統的概念有相當正確性,但也不能一概而論。

  所謂的雜食性,就是什麼都吃的投機主義者。我在加九寮溪中游的大潭,用小小的活溪蝦釣到二十七公分的大石斑,在坪林磨碧潭用香餌釣過鱉,在東勢格用鱸魚的顆粒飼料釣苦花,在以前的秀朗潭用活海鰱仔釣鱷魚,用福壽螺的卵釣福壽魚,想得到怪招都試過;魚兒們投機,我不得不跟著投機。

  依我個人的經驗,腐食性和掠食性的魚比較不須考慮餌料問題,釣餌的葷腥味重一點就沒錯了,差別只在於兩者的釣法有所不同。腐食性的魚大多在底部覓食,釣餌須貼底,掠食的魚則深淺不拘。釣友林桑很喜歡釣諸如土虱或鯰魚等無鱗的魚,他的釣餌配方值得一記。

  泰國土虱入侵之後,台灣的野塘多數已被攻掠佔領,這些來自中南半島的外來魚種體形很可觀,Discovery頻道的《河中巨怪》系列節目中,曾在泰國釣獲百多斤的巨鯰。福和橋到秀朗橋之間的溪段,我也見過重逾十斤的泰國土虱。

  在野塘垂釣,通常會釣到一堆兩、三指寬以下的小吳郭魚,林桑對付土虱或鯰魚的餌料是,把這些小吳郭魚切成條狀碎片,丟到釣點當誘餌,再勾上一兩條碎片當釣餌下竿。只要野塘裡有肉食性的魚,一定會來捧場。幾年前,我們同在福和橋上游的野塘垂釣,我目睹他用此法在一個鐘頭內釣上三條大土虱,稱得上是獨門絕活。

  台灣溪裡頭的魚兒多數屬雜食性的鯉科,既然它什麼餌都吃,也就等於什麼魚都可能來吃餌,針對雜食性的目標魚來設定餌料因此變成一件麻煩事。我和老友在坪林釣竹篙頭,屢屢釣了滿簍的鯽魚,臭屁到口出狂言:釣鯽魚有什麼難的?拉上三、四斤的鯉魚也司空見慣,附近的釣友也許看得很羨慕,我們卻心有慼慼焉;拉得爽不爽是一回事,無心插柳長出來的畢竟還是柳,不是心目中的香花。

  雜食性的魚又分成兩類習性,偏向葷味的如吳郭魚和石斑,偏向素食的如鯉魚和鯽魚。調配餌料時,須依目標對象的喜好而定。一般而言,素味的粉餌都以麥粉為基礎,再加上豆粉、番藷粉和香料而製成;葷味的粉餌則加上蝦粉、魚粉和香料。鵝肝醬在歐洲是美食主義者的最愛之一,在台灣卻成了吳郭魚的最愛,冷凍餌一般是鵝肝和魚漿為基礎所製成。

  除了釣餌之外,市面也販售釣餌的添加物,種類一樣多到不行。香餌最常見的添加物是花生粉、蕃藷粉、豆餅粉,以及香草粉、蛋奶粉之類的香料;葷餌的添加物則以蝦粉為主。這些添加物只要在超市找得到,我就不在釣具行買。以花生粉或香草粉為例,超市的商品受嚴格的食品衛生管理,品質好,穩定性高,不會污染溪水,魚兒吃了也比較健康,實際上,價格也比釣具行的便宜。

  在瘋狂期時,我也常把沒吃完的過期食品做成釣餌,奶粉、麥粉、奶精和麵粉等,都是很好的釣餌,但是這些人吃的食品太細緻,要加入適量的豆餅粉,才不會黏手。豆餅粉去飼料行買才便宜,一公斤不超過十元,通常,那是拿來當園藝的肥料。買回來之後,要慢火炒過,涼了再封包存於冰箱,否則,放久了會生霉;麵粉也要慢火炒到焦黃,才易溶於水且不黏手。

  我有一位經營早餐店的好友,他做的豆漿好吃得不得了,豆漿的副產品-豆渣,魚兒們也覺得好吃得不得了。偶而,我會去找他拗一塑膠袋的豆渣,曬乾後再炒香,用來做釣餌的添加物或當誘餌,效果絕佳。松山的半山腰某一座休閒池,裡頭的福壽魚體形非常大,個個都像洗衣板一般,那些福壽魚全部是怪胎,只愛吃豆渣,尤其是帶點酸味的豆渣,而且是釣半水的豆渣。

  調配釣餌時,要瞭解添加物的作用與目的,添加物不宜過多,以免喧賓奪主。像花生粉這種添加物,它的香氣是脂溶性,不易溶於水,魚兒喜歡的可能不是它的香咮,而是口感。花生粉主要的作用,在於它能促使餌料於水中適度崩解,有助餌料的氣味在水中擴散,散落在釣點附近的餌料屑也能集魚,把魚群定在一個較小的範圍內覓食。

  我們幾個老友釣竹篙頭的餌,以市售的白餌為主,添加物是萬能餌和花生粉,白餌佔了總量的十分之七,萬能餌約十分之二,花生粉十分之一。這個配方的釣餌,適合所有鯉料的魚,所以我們才常常釣到大呆、大頭鰱、鯽魚和大石斑;在福和橋到秀朗橋之間的溪段,吳郭魚、藍寶石魚、豆仔、烏魚和虱目魚也常來索餌。很奇怪的是,同是鯉科的苦花卻不愛這個配方,苦花可能偏好奶油味,土司比較對它胃口,話說回來,土司的原料也是麵粉。

  既然這個配方為所有鯉科的魚所喜愛,那怎能專釣竹篙頭呢?這是個有趣的問題,某次,在粗石斛垂釣,有位在一旁觀戰許久的釣友問我,為什麼你釣的清一色都是竹篙頭?我說,我不知道。他跟我要了一些餌,在旁邊不遠處下竿,他釣到的都是石斑。為什麼?為什麼?這位好求知的釣友頭上不斷冒出一個個問號。我真的不知道啊,也許是這樣,也許是那樣,你去問魚吧。

  我有個小毛病,新設定某種目標魚的初始時期,出門垂釣,背包裡少說也有十種不同的餌料。通常,釣友們如果碰上大咬,一定不會改變當時所使用的餌料,我卻反其道而行。魚不咬我會換餌料,魚大咬時我換得更勤。因為我想知道,究竟是魚兒們太餓了,或是它們真的特別喜歡某種餌。結論呢,兩者皆是,魚兒很餓時什麼餌都吃,某些種類的魚兒確實也偏愛某些餌。但我從不用紅蟲做餌,因為我不知道那玩意兒對溪水有無不良影響。

  用這個壞毛病對付烏魚卻搞出更多疑問來。新店溪自碧潭以下,烏魚的數量龐大無比,釣場離我住處很近,閒來沒事我就去玩他三兩個鐘頭。在那裡釣烏魚用過不下十種餌,不管用什麼餌,正吃的只在三成以下,七成以上是挫到,只有兩次例外,一次用上述的配方,連釣三條正吃,另一次是用土司,十條有七、八條正吃。根據這兩次例外,我推測,問題在於釣法,不是釣餌。

  餌料和添加物要先攪拌均勻才加水,加水量視情況及個人喜好而定;釣餌加水攪拌後,適度揉捏即可,揉捏太過的餌料較難化解於水。一般而言,軟一點的餌比較好入口,但魚吵很煩時,硬一點的餌才不會使人忙碌不堪。如果餌料調配得很理想,硬一點的餌入水後,也會因吸水而化解。垂釣時,要記得丟一兩粒餌在腳下的水邊,一面觀察餌料化解的情況,若不易化解,要調整配方設法解決。我個人習慣稍硬的餌,釣竹篙頭時,可以減低釣到小溪哥的恨意。

  真要釣溪哥的話,糊餌的效果最佳,配上精巧的送餌器,魚源充足的釣點,一天釣個三、兩斤不是難事。糊餌就是一般所謂的紅餌,剛入門那三、四年,我都乖乖地去釣具行買紅餌,知道溪哥什麼都愛吃之後,就自己胡搞一通了。我的配方是一份奶粉,一份奶精,一份麥粉,四分之一份的花生粉,四分之一份的香草粉。這些材料都是在超市買來的人的食品,要把魚兒當成阿公來伺候,釣技才會進步。

  這個配方效果很不錯,它的顏色是乳白的,使用時,打一個生蛋黃,加上兩三滴香麻油或花生油,偶而也加幾滴高粱酒,以助餌料氣味的擴散,再一點一點加入配好的餌料,攪拌均勻,調好後就像牙膏一般,釣小溪哥調軟一點,釣石斑或苦花要硬些,但也不能太硬,否則送餌器會擠不出餌。麻油的主要用處不是香味,是當送餌器的潤滑劑。

  糊餌裝進送餌器後,得設法把混在糊餌裡頭的小氣泡排掉,這個程序須要一些小技巧,真空法或離心法都行。小氣泡沒除掉,被陽光一曬熱,氣泡脹大,糊餌就不斷冒出送餌器,上餌時的餌粒大小也不好控制。

  用土司做餌主要是釣苦花,我不知道苦花為什麼愛吃土司,不過,製作苦花釣餌我算是龜毛的。出釣前一晚,我會先把土司加工處理。切掉土司的四個邊邊,只留較鬆軟的部分,兩面都薄薄地塗上一層啤酒或高粱酒(用噴霧器更理想),酒乾了後,把土司稍加拍實,然後切成約一公分見方的餌,一片土司可做一百片土司餌,做好的餌分裝在幾個小塑膠袋封好,兩片土司的量夠玩一整天了。這個龜毛法有不少好處,餌料的規格一致是其一,更重要的一點是,垂釣過程中,土司不會變得乾硬難用,因為土司餌分裝在幾個小袋裡。

  這樣的土司餌還有見機行釣的方便處,沒苦花可釣,就改變釣組釣鯽魚,釣溪哥或石斑就把土司再撕小一點,釣大呆則多勾上幾片。小竹篙頭偶而吃這種餌,大竹篙頭就不愛吃土司,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

  因為各地的釣友可能各有不同的配方,魚兒們也跟著養成不同的喜好口味。以前的秀朗潭,有好事的釣友,時常把一大袋一大袋的蕃藷皮倒入潭中,那一年,秀朗潭所有的魚只愛吃蕃藷。後來,我的一個好友弄了兩大袋的麥片來,叫我沒事就拿幾斤去秀朗潭餵魚,沒多久,秀朗潭的魚只吃麥片。

  新店溪在景美溪會合口上游,有一位專釣烏鰡的老釣手,他用的餌是冷凍又解凍的蒸蕃藷塊,而且要蒸得半生半熟。為什麼要冷凍過?為什麼要半生半熟?自己去試試就知道。

  去一處新釣場,最好先問問附近好心的釣友都用什麼餌,問不出答案,也要撿撿丟在釣場一帶的垃圾,尤其是釣餌包裝袋,那些垃圾會給你些許蛛絲馬跡。

  二十多年前剛開始玩溪釣時,所用的釣餌只有兩樣,白吐司和紅餌,那時候的魚可能比較好嘴斗,也可能是魚的數量較多,兩樣釣餌就釣得不亦樂乎,從沒關心過魚兒喜歡吃什麼,也不在乎釣到什麼魚。

  現在回想起來,那樣的垂釣心情,正是最單純的快樂。涉釣漸深,追逐目標的欲望漸昇,做繭自縛了許多年,始終沒縛住什麼好東西,提供這些小經驗給朋友們參考,也只是盡信不如不信的東西吧。

去年(2009年)九月,在坪林磨碧潭上游的營地(忘了營地的名字),和好友同釣竹篙頭,卻釣了一大堆鯽魚,大呆是好友拉上來的。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22 個回應 to “11.釣的餌”

  1. 黃 永茗 says:

    最近都在永福橋下北市端作釣,10/2用腥餌吃香餌不吃釣到1條吳郭,10/3只吃香餌不吃腥餌釣到1條烏魚及2條吳郭,10/9腥餌及香餌都不吃,不知道是現在愛發明,魚的口味都被餵成刁嘴了,
    以前在福和橋附近的野塘常常釣的不易樂呼,現此景已無法再現了,
    請教松山福德街釣魚池可以吃嗎?是否還是1天200元.

  2. vincent says:

    To 黃永茗:
     新店溪福和穚上下游一帶,我個人以為,左岸(北縣岸)應比右岸好,因為河道彎曲的圓心在北縣這邊,右岸(北市岸)流速較快,左岸的沉積物較多,魚兒應會靠左岸覓食,此其一。
     其二是,台北市衛生下水道接管率較高,排入溪中的好料的較少。
     這一帶的魚,不吃餌才正常,吃餌反而不正常。可能是垂釣的人多,魚兒學乖了。釣餌用絲藻也不錯,釣半水或稍近底皆可,我的經驗是,夜釣比日釣好很多,用腥餌的話,常會搞到大土虱。
     很久(十年有了吧?)沒去松山那休閒池玩了,不知現在行情如何,景氣不好,價錢應高不起來。
     那兒的福壽魚年紀都很大,不知吃了多少好東西了,我看啊,還是不吃它比較合乎生理衛生。釣餌用豆漿的副產品豆渣,放兩三個鐘頭讓它稍微發酵,聞起來有點酸味就行了,再加些麵粉當黏劑,使餌料能捏成團。
     在那休閒池釣福壽魚的要領如下:單鉤垂釣,浮標調校是,一鉤一餌,半水時標示桿出水三~五目,釣半水即可。餌團要很大,約乒乓球大小。魚訊像是釣鯽魚一般,稍微重一點的頓一下即可作合。
     報告完畢。

  3. vincent says:

    +1
     找到一張照片,內容是和老友在坪林釣竹篙頭,卻釣了一大堆鯽魚,包括一條老友釣到的大呆。

  4. 黃 永茗 says:

    8月份早上在秀朗橋下游(左岸)曾用絲藻釣餌作釣,魚都不吃,倒是吃粒子+綜合餌+鰻粉的餌料,但是9月白天作釣確又不吃粒子+綜合餌+鰻粉,反而吃腥餌(粒子+綜合餌+南極蝦粉)
    請問秀朗橋下游的魚吃餌是否有分季節(冬吃香夏吃腥)及水中含氧量.

  5. vincent says:

    To 黃永茗:
     老友們去秀朗橋下游,主要還是釣竹篙頭,很少用其他的餌料。用腥餌老是釣到一堆小吳郭魚,很煩。自然的環境條件一定會影響魚兒的胃口,我不知道季節性的餌料差異,但是,水的含氧量若不足,魚兒呼吸都成問題了,哪有心情吃餌?
     釣況不好,只釣到兩三條的情況,我個人以為,不太具有統計的參考意義,碰到大咬時再換釣餌,比較看得出不同的釣餌有什麼不同的效果。
     關於餌料的問題,我的想法是,越單純越不會搞迷糊了。以一種為主,添加物的種類別太多。在福和橋一帶釣吳郭魚,我是用餵鱸魚的顆粒飼料為主(外形像BB彈,性質略像粒餌,泡溫水十分鐘以上才會軟化,它也是養鰻的主飼料),約佔總量的七成,再加入三成的冷凍餌,有點不惜成本的樣子。實際上,日釣也常只釣三兩條,夜釣就大不相同,乾潮前後約三個鐘頭,常有大咬的好事發生。這種餌,泰國土虱很捧場,也釣過幾條泰國鱧。
     這種顆粒飼料去魚飼料行買,比釣具行任何釣餌都便宜數倍,因此可以大量使用,我家太痤的娘家有魚池,我都是從那兒拗來的。物色一處好釣點,每次都在同位置垂釣,用力地把釣餌當誘餌,經營個三、五次(每次間隔時間不可過久,兩三天以內),效果就來了。
     我經營過的釣點,在福和橋與景美溪會合口的中間,約是永和社區大學正下方,有一大片突出於河道的高灘地,面向福和橋下竿。此釣點有個壞處,漲退潮都要跟著潮線且戰且走,搞得鞋底黏了幾斤重的泥巴,這個壞處也成了它的好處,在那兒垂釣的人較少。

  6. 老六 says:

    “根據這兩次例外,我推測,問題在於釣法,不是釣餌",我正想問你說,為何我釣的地方也是石賓搶的要命,竹篙頭都偶而才來咬一下。是不是:
    1. 這點本來石賓的地盤?
    2. 放的不夠深?
    3. 餌調得不對?
    4. ??????

  7. vincent says:

    To 老六:
     第四個問題我最內行,因為我也常???個不停。
     有一個現象也許可以給閣下一點參考:碰到竹篙頭大咬時,如果開始有石賓或溪哥上鉤,就表示竹篙頭大咬時間已過,後來的竹篙頭都是零零星星。
     我也注意到另一個情形,竹篙頭似乎都一波波出動,每一波似乎都是同一水兄弟姐妹,它們很注重餐桌禮節,體形大的排前面,小一點的排後面,四十公分以上的大哥級角色,偶而才來關心一下,也都是三五成群一齊出現,五十公分以上的竹爺爺,獨行俠居多。令人不解的是,沒端上餐桌位置的餌,它們不太喜歡吃,也許是溪床地形地貌和水流所造成的影響,目前尚未有理想的答案。
     因為它們是一波波來到,間隔時間中會有別種雜魚插嘴。釣況如果沒出現清一色的竹篙頭,可能是大軍沒集結成功吧,也可能是沒找到餐桌位置。釣餌配方如拙文所述,應該不會有太多誤差。信心不太夠的話,可以加一些香草粉和豆餅粉,雖然我認為效果差不多,但是能給自己壯壯膽也算好事一椿。

  8. 文傑 says:

    請問各位前輩白餌用聯合餌可以嗎?

  9. 文傑 says:

    抱歉忘了問~~

    各位前輩釣竹子是用單鉤還是雙鉤

    餌料的大小??

    抱歉問題一堆…..

  10. 公子小白 says:

    To 文傑:
     問題多是很好的事,可以讓我們這些老傢伙感到自己還有些用處。
     是聯合沒錯,但其他白餌也行,只是我們習慣用聯合,它好像便宜了些。單鉤,用伊勢尼一~二號,請去掉倒勾,餌團稍大些,約食指一個指節大小,別調得太軟,可以減少小魚上鉤的機率。
      0.8子線會爆,可能的原因有三,一是竿子短或過硬,二是母線短於竿長,三是子線太短。 通常我們是用十八尺溪哥竿,三七調,子線長約四十公分,單鉤就行。若是十二尺竿,三七調的鯽竿較妥,母線1.2,子線可增至1.0,短竿宜貪線半尺左右,緩衝空間較大。
     以上,請參考。
     又,回應前請先登入,可以不用填驗証碼,也不用等網管審核就可po出。還有,請別再稱什麼前輩了,小的我還想多年輕幾年呢。

  11. 文傑 says:

    感謝公子小白的回覆!!
    小弟接觸溪釣不到一年,各位對小弟來說當然是前輩了!!若有不敬的地方還請包涵!!
    小弟我回覆時看狀態是登入的沒錯耶!!可是還是要輸入驗證碼….
    想再請教各位(帥哥!!)幾個問題
    1.釣竹子子線40cm是要完全貼底,還是勾子貼底即可呢?
    2.小弟作釣的地點大多選擇岸邊或回流區(河床突出水逆流)深度都2~5尺左右,要選擇什麼樣的浮標呢??
    3.誘餌也是用釣餌下去灑嗎?怎麼做誘魚效果最佳呢??

  12. vincent says:

    To 文傑:
     若是橫溪橋一帶,釣點的餐桌問題,本網誌只有老帥哥竹篙頭兄才知其中玄機,我只路過沒釣過。
     子線貼底的長度要看個人品味而定,若是釣境仙侶stanley伉儷在坪林XX之旅的釣點,子線連母線貼底至少三尺,老帥哥我的品味是,水靜時貼底半尺,水流時貼底一尺,因此,測量釣點深度會成為必修課。
     誘餌就是用釣餌,請愛惜使用,否則釣餌用光就沒得釣了。誘餌大小和下竿時的餌團差不多,丟在釣點上游使其下沉時進入釣點水底,先丟個七、八團,後來視情況再追加。這兩年景氣不佳,口袋裡銀子少了,我們都學老帥哥竹篙頭,把誘餌省了,晚餐才有著落。
     老帥哥竹篙頭兄的「清楚的分辨魚吃餌的動作,揚竿的同時出聲猜:啊是石斑;或,好,是竹哥;或,不好,是呆哥;又或,哎呀,是闊嘴 溪哥;當猜測命中率頗高時,感覺是相當痛快的。」是大學問,那個「哎呀,是闊嘴…」,解鉤可能要浪費不少寶貴時光,至於「不好,是呆哥」,那就更好玩了,可能斷子線,可能歸帆攏去,可能斷竿,甚至連釣竿都被魚拉去了。

  13. 竹篙頭 says:

    硬要派個帥哥給我做做,我也樂意接受,不過,麻煩加個"老"字,比較符合真實的情況。
    嚴格說起來,我那算不上選釣點,反正是洄流區,我浮標站得起來就行。幾位老友都會選水底礫石較多的區域當餐桌,我算半盲的人,看不到水底的狀況,反正下竿就對,不管那麼多啦!
    原本一到釣點,標準動作是先和餌,攪好之後,先丟約莫一半進釣空,這才傳出釣具。這一陣子連丟餌料的動作也都省了,到就釣,釣就槓,自嘲是志在參加,不在得獎。
    浮標我只用得慣小白老哥手做的(網誌上有介紹,值得參考),雖說竹兄弟們下定決心吃餌時,動作大得不得了;清楚的分辨魚吃餌的動作,揚竿的同時出聲猜:啊是石斑;或,好,是竹哥;或,不好,是呆哥;又或,哎呀,是闊嘴 溪哥;當猜測命中率頗高時,感覺是相當痛快的。

  14. 文傑 says:

    竹篙頭吃餌的訊號是真的滿明顯,就如文章所敘
    水深實在困擾小弟很久,不知該如何正確測量水深,很多文章都會用專業術語,所以小弟我都是有看沒有懂…..每次作釣都是上拉拉…下調調….一顆心被搞的七上八下,雖然幾次經驗後也有自己一套釣竹子的方法,不過就是想更精進,想減少一群竹子在面前遊蕩卻請不上來半隻的失落景像,哈哈

  15. vincent says:

    To 文傑:
     標準的測水深方法如下:釣組尚未加配鉛之前,在鉤子上掛重鉛(古時候我是掛一塊大橡皮擦),下竿至釣點,調整深度至浮標標體完全入水,標示桿(Top尾)完全出水,如此,從鉤子到浮標標示桿以下就是正確的水深度。將浮標拉到水深度的一半,開始調校浮標的配鉛,浮標調校好之後,就以上述的水深為基準,視情況再調整。
     這種方法只適合水流和緩的釣點,水流稍急之處就要另想辦法了。

  16. 文傑 says:

    感謝vincent大大的回覆!!馬上就用家裡的魚缸試試!!

  17. andrew says:

    哪裡還可以買到岱緯送餌器的餌管

  18. vincent says:

    To andrew:
     一般釣具行應該有賣,去問問釣具行老闆會比較清楚。

  19. Ben says:

    感謝vincent大大的這篇文章
    小弟我最近剛入溪釣沒多久
    一直在苦尋
    到底要用哪種餌
    其中也試了很多東西
    連薏仁都拿出來釣
    直到看到這裡這樣講
    對餌才有了更深的了解
    真的是多謝了~

  20. vincent says:

    To Ben:
     謝謝捧場,希望拙作能幫得上忙。釣餌確是很讓人傷腦筋的東西,本文也只沾到釣餌基本觀念的皮毛,其更奧妙處還有待閣下自行捉摸斟酌。實不相瞞,不止薏仁粉,小的甚至用過自己最愛的腰果,效果也沒差多少,還是留著自己吃比較實在。

  21. 阿奇仔 says:

    vincent大大 ,
    我手上有豆粉,蝦粉, 雞蛋, 萬能餌, 蝦粉
    你覺得我能怎樣配這些東西? 因為網路上食譜百百種
    我都眼花了@~@ , 我沒有目標魚, 只是純享受釣的樂趣
    還有謝謝你的經驗分享 :)

  22. vincent says:

    回阿奇仔:
     沒有目標魚的話,就是什麼魚都可以。醬的話,我建議再去弄一些麥粉和花生粉,釣福壽或鯉科鯽魚、竹篙頭和鯉魚。以麥粉為主,約佔總量的六~七成,加兩成萬能餌,一成花生粉,和一些豆粉,興緻不錯而且口袋有些銀子的話,再加一點點香草粉或蛋奶粉,釣鯉科的魚。福壽魚的話,把花生粉換成蝦粉,蝦粉稍多些無妨。
     這陣子福壽吃餌比較龜毛,鯉科倒是還算捧場。用負鉛輕一點的浮標(三分標以下),垂釣時浮標要校正理想,人事已盡,接下來就聽天命了。祝你每次釣到爆網。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