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坪林釣季結帳

文章作者:vincent
發表時間:2012/11/15 15:12:47
文章分類:vincent釣事記

  2012年的坪林釣季,從五月一日滿沆滿谷、精神抖擻、鬥志高昂的釣客,到十月下旬一整個北勢溪與逮魚堀溪幾近渺無人跡的垂頭喪氣,是不是魚世間也有不景氣、大蕭條的時候?已經是十一月中旬,還沒看到傳說眾好漢有人出來回顧一下,有點辜負坪林禁釣護魚的德政。

  就出席率而言,六兄與Stanley仙侶應該排在前段班,小的我和竹篙頭兄屈居後段班,竹篙頭兄應該是敬陪末座,六個月去不到五趟,操行成績不及格了。今年差勤記錄不甚理想的我,不是很夠格來回顧今年坪林的釣季,可小的我天生嘴賤,不給他說三道四一下,會覺得對不起北勢溪加逮魚堀溪的魚兄魚弟們帶給我們的樂趣。

  提到垂釣的樂趣,槓龜是其中最奧妙的一項,可這二、三十年來,傳說眾好友在坪林從沒有過槓龜的紀錄,釣況再怎麼爛,總還有幾匹石賓、闊嘴或小呆小鯽來給人安慰安慰,且把槓龜的境界略過。

  去坪林多半是半日釣,以三、五個鐘頭的釣果論,其樂趣大致可分五個等級:淨得漁獲十匹以內稱為悽慘的悶悶不樂,十~二十匹是花花的不太樂,二十~三十匹則是花花的不太不樂,三十匹以上應得個可樂,超過四十匹,才達樂可樂非常樂的三樂境界。

  淨得的意思是,目標竹篙頭之外的雜魚要扣除,連四、五斤以上的大呆都要扣掉。為什麼非要以竹篙頭為目標不可?道理很有點道理,因為竹篙頭是北勢溪和逮魚堀溪整個流域最具指標性的魚種。「指標性」這個詞不是信口開溪,隨便說說就算。

  簡單說明一下:在一定單位長度的溪段裡,體長從五公分到五十公分都有,更且能做數量釣的魚種,北部所有溪流中,非竹篙頭莫屬,要知道北部溪魚生活的幸福指數,看竹篙頭們過得樂不樂就可以瞭個七八分了。

  坪林實施半年禁漁、半年開放垂釣的護魚措施已五年,在實施之前,每次到北勢溪虎寮潭以至闊瀨之間的溪段,眼裡滿溪都是銀光閃閃的竹篙頭,超過三十公分的佔兩三成。護魚實施之後,第一年和第二年偶而還看得到若干場面較小的閃銀光畫面,然後每況愈下,到了去年,只在粗石斛看過一次,約十來匹二十公分至三十公分的零星閃光,今年(2012)從五月初到十月下旬,這樣美麗動人的畫面在這溪段終於完全消失,整個北勢溪只剩下坪林街區那一帶還看得到,但如今街區溪段裡表演閃光秀的多數是呆子和丫嬤魚;究竟坪林的護魚都是在護些什麼?

  坪林護魚五年的成果,據我不負責任的觀察,護得最成功的魚種有三,香魚、石賓與珍珠呆。石賓和珍珠呆是最不挑食的超投機魚種,有護沒護都一樣多到不行。溪哥、竹篙頭、苦花和香魚一個比一個挑嘴,尤其是苦花和香魚,新鮮度不夠的褐藻(矽藻)他一定不吃。

  鯉科的魚大半是三五成群行動,不同的魚種大家也都相安無事,不會互相排擠。香魚天生霸道,如黑幫一般成群結隊在魚族的主覓食區橫行亂竄,連陌生的同類都會被驅逐出境,所到之處如蝗蟲過境,新鮮的褐藻一掃而空。既然香魚成了強勢族群,其他幾種也是比較挑食的魚必然成了弱勢族群,更加上有人定期放流大量香魚苗,惡性循環的結果是,強勢更強勢,弱勢的最終會被去勢。

  今年坪林釣況是自護魚措施實行以來的新低,原因有二;其一是,五月到七月是因為香魚排擠效應到了五年來的頂點,幾年來竹篙頭的新秀連續斷層終於出現明顯的後果。其二,七月底之後,則是因為八月二日蘇拉颱風過境的豪雨造成的大出水,新店溪秀朗橋水位達到11.38公尺的史上新高,因香魚搶食使食物欠缺以致後天失調的魚族流失了,水位正常後,坪林各大小溪流的潭區底部多半覆上一層黃泥,魚族的主食褐藻難以生長,食物嚴重不足。前者是六兄的看法,後者我追加的另一因素。

  實際上呢,還要再加上兩項人文因素--拎仔網與鏢魚客。拎仔網的部分,在七月時,有三次去坪林垂釣,刻意混到天黑才沿溪東張西望打道回府,在XX之旅上游、石槽村下游以及鶯子瀨下游大潭,都見過拎仔客的蹤影。鏢魚客則在逮魚堀溪的石槽村、鶯子瀨與北勢溪粗坑過水橋下游見過幾次。

  網目超細的拎仔網大小通吃的豪奪,加上鏢魚客地毯式挨家挨戶撬櫃弄甕的蠻取,除了魚族數量大受影響之外,魚兒藏身的窟洞也都被再三搜過,並點油做記號恐赫警告:「總有一天逮到你…」,倖存的魚兒們嚇得惶惶不可終日,當然就別說能安心來吃釣餌了。

  拎仔網與鏢魚是護魚告示牌明文禁止的行為,而竟然暢行到近乎無處不有的地步,坪林護魚措施的徒法僅足以行到潔身自愛的愛釣者身上,這已是不爭的事實。我和六兄在鶯子瀨大潭附近的民宅,目睹還在滴水的拎仔網晾在院前,屋裡頭幾位居民正在把酒言歡大啖炸溪魚,其中一位在地仔還大聲招呼我們;「釣有沒有?」並一再強調,他們用網捕魚是合法的(合法?合什麼法??)。

  拎仔的佈網大多在天色昏暗後,將拎仔橫拉在溪幅較窄之處,這時間的釣客、遊客和泳客已經走光光,與護魚有關的人員也下班走光光了,正是牽拎仔的大好時機。隔天大清早,在該上班的人還沒上班,愛釣魚的人還在半路上的時候,再去收成漁獲。

  坪地地區只要是靠溪而立的住家(全年禁漁的金瓜寮溪流域也包括在內),多半都擁有三、兩條拎仔網,其中有些甚至是職業的,否則,禁魚期間坪林街區一攤連一攤、一鍋接一鍋、一盤加一盤的炸溪魚從哪來呢?基本上,我個人十分贊同「靠山吃山,靠溪吃溪」的人文現象,只不過,既然護魚告示牌上明文禁止了,大有為政府理當要設法執行才是,或至少,在告示牌上加一條但書,曰:「在地仔不受此限」,我們這些規矩守法的愛釣者也比較能接受「眼見不一定為真」的現象。

  另外,今年在逮魚堀溪的大溪地營地和北勢溪的虎寮潭也目睹兩次「放裙仔」。「放裙仔」是溪流的延繩釣,在一條超過十公尺長、小指粗細的主繩上,每隔一兩公尺綁一條粗子線,子線末端是一枚大鉤鉤,勾上雞腸之類的腥餌,專攻鯰魚或土虱的釣法,有時也勾上泥鰍之類的活餌,以鱧魚或鱸鰻為目標,因為主繩橫拉在溪流,主繩下垂掛十幾二十條子線,狀似夏威夷舞的裙擺搖搖,俗稱「放裙仔」。雖然「放裙仔」沒用到釣竿,不過他也算是合法範圍內的釣,比拿著超長釣竿卻都在挫魚的香魚客高明多多。

  回顧了今年坪林釣季的流刺網、延繩釣、鏢魚客與香魚客,再來給自己的釣況結結帳。六個月內總計跑了十五趟,最好的一趟是粗石斛的四十匹竹,最差的一趟是鶯子瀨大潭的三匹竹,平均漁獲每趟只得十五匹竹,花花的不太樂。更糟的是,今年的竹篙頭平均體形下降很多,二十公分以下的超過八成,二十至三十公分的只有兩成不到,往年時常釣得三、兩匹四十公分以上的,今年掛零了;今年在坪林唯一的一匹四十公分竹,是Stanley在鶯子瀨釣獲。

  明年的坪林釣季會有什麼新氣象呢?且「閉」目以待吧。


*大舌湖茶園的山水。


*2012坪林釣季狀況最好的一次,總計四十個竹哥,其中十幾匹小於十公分的隨釣隨放了。


*四十匹之中只有四匹三十公分上下的,餘皆小於二十公分。


*十月六日,與逐夢兄在大舌湖茶園,早場逐夢兄得了八匹竹,午場我接手,最後總計三十匹竹,這場釣獲平均體形較佳,二十~三十公分的有十幾個。


*2012坪林釣季唯一的四十公分竹,十月十七日stanley在鶯子瀨釣獲。


*鶯子瀨釣獲的大鯽;今年坪林的鯽魚數量較少,整個釣季只得了十幾匹,但體形都不錯。


*鶯子瀨釣獲的鱉;坪林的龜與鱉釣獲量上升,尤其是鱉,整個釣季有七、八匹。


*鶯子瀨自行車橋的燈光秀,在遊客和釣客都走光之後才上演,可能是給拎仔網客欣賞的;節能果然是喊假的。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14 個回應 to “2012坪林釣季結帳”

  1. 竹篙頭 says:

    以今年的慘淡,明年想必也不會有什麼搞頭。乾脆,就永福橋到陽光運動橋之間找些點,有竹玩玩竹,沒竹玩玩些呆 福 草 藍 鯽,或甚至烏仔算啦,何必大老遠的趕去接那一盆又一盆的冷水呢!

  2. vincent says:

     說得也是,只不過永福橋至小碧潭這一段,魚種太雜了,又常會搞到大傢伙,一直不敢用輕巧一點的家私,釣得很辛苦。
     坪林若不是有些好山好水好茶,確是讓人釣興大減;可我們的釣獲比許多別的釣友好很多了,也許要把標準下降吧。

  3. stanley says:

    衰人到尾道,這是麻將不變原理,出勤多並不表示釣很多,都是抱著出門郊遊玩樂.吃點心喝咖啡,殺時間!!

  4. vincent says:

    To stanley:
     得了今年坪林釣季的大尾獎,還說「衰人到尾道」來刺激人,以後沒有好吃的招牌野餐麵享用不去坪林釣魚了。

  5. stanley says:

    To 師仔:
    得獎通常感言都嘛說"各位承讓了",偶出勤數沒話說,每周一次,但總是小竹,還有幾次全都是石賓,釣最多絕對不是我,可以肯定是油錢繳很多啦.在溪邊用餐真是一種享受,尤其是能跟好友們共享,長官煮得也很開心,有機會歡迎來相招.

  6. Vinnie says:

    小弟上星期六(4/13)去逮魚掘溪"巡了一下田水",只能說:很悲慘!

    整溪乾乾淨淨了,上兩星期持續的下雨,水位大約是轉濁的上限了,再大水就濁了,苦花石斑竹篙頭這些會閃的魚,這種水位算是出水,應該滿溪閃耀,小弟佇立溪邊兩個鐘頭,從鶯仔瀨到石槽姑婆寮溪口只看到兩三次閃動的魚影—五公分的大小!封溪護魚是擋外地人的吧??封溪之後一年比一年悲慘!

  7. vincent says:

    to Vinnie:
     感謝您的釣場情況預報,讓眾版友們先有個心理準備。
     今年春節以來,新店溪的秀朗福和段釣況普遍不佳,大伙兒都在期待五月一日勞動節去坪林快樂一下,照此情況看來,去勞動一下才是比較實際的想法。

  8. Vinnie says:

    今天(4/21)下午小弟窮極無聊又去坪林北勢溪逛逛,主流的狀況好一點,在偶有陣雨的溪邊看到一絲的生氣,來到X像之旅入口之前,停在路邊看溪裡的時候,X像之旅的老闆騎機車出來以為我是客人要跟我報路,跟他聊了幾句,經由他告知,才發現今年初封溪公告重新發布過,開放區域跟時間都有變更了,坪林區兩條主要溪流開放時間改成6/1-9/30,北勢溪主流開放區域從粗坑口茶莊以上才能釣,磨壁潭、林園營地,合歡營地都不能釣了;逮魚崛溪,在姑婆寮溪交會口以上才能釣,以下禁釣。
    回來查了新北市農業局公告http://www.agriculture.tpc.gov.tw/website/cht/index.php?code=list&flag=detail&ids=47&article_id=303
    給各位版上前輩參考

  9. vincent says:

    to Vinnie:
     感謝您提供坪林封溪的最新資訊,照新北市農業局公告的內容看來,坪林確實很不歡迎外地的釣客,不但解禁的流域縮小,連開放的時間也減少兩個月,這樣才方便在地仔努力牽拎仔網。
    為什麼釣友們能忍受這般的政府?小的我已經下定決心,今年不打算在坪林消費了。
     

  10. stanley says: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找別的點就是,油錢多貼一點,或許更好不是。

  11. 竹篙頭 says:

    真是他爺爺的太太的,這些官!封溪真的增加了保育類魚種如苦花,那咱們二話不說,馬上就徹退。問題你到全年封溪的區段如金瓜寮,如坪林市區溪段去看看,苦花跟鯉魚一樣容易看到嗎?跟石斑一樣多嗎?如果不是,那保育究竟在搞些什麼?
    近年來看到的保育最佳成果,就是學名扁圓吻鯝的阿嬤魚,基隆河和景美溪的中下游,多的程度夠嚇人了,這樣的"成果"為什麼那些喜好冒功的官員沒拿來因督導有功而記兩個大功呢?保育依現在的情況看來,明顯是一把兩面刃,可能傷到釣者,也可能傷到魚,最慘的是兩者都傷到……那到底肥了誰呢?

  12. Vinnie says:

    忘了先跟傳說版上各位先進打聲招呼! 小弟大約一個月前發現此論壇,真是相見恨晚,各位先進的釣技、觀念,令人折服,潛水在這偷偷看文章一段時間了,正好坪林釣季接近,浮上來跟各位打聲招呼。

    小弟這兩年釣季平均兩~三天就會去一次坪林釣魚,算是比較頻繁,對照以前的釣況,真的越來越令人失望,以我過去二三十年在坪林闖蕩的經驗,現在的溪中生物情況真的只剩以前百分之一的密度,箇中原因,小弟推敲的因素跟各位相差不多。
    小弟前年(2011)甚至看到放坽阿人士數次,其中三次馬上電話通知坪林分駐所及石槽分駐所,來的警員開口都先問"你是在地的?" 讓我很心寒…原因大家都猜的到…
    去年我就懶的報案了;倒是碰到很多次兩三人一組在黃昏才下溪,背上都背大竹簍,正好跟收竿的我交錯,都說是抓蝦,在溪邊走跳這麼久了,抓蝦客跟叉魚客還有網魚客我大概一眼就分的出來,嘿嘿,奇怪的事情是走到路上都遍尋不著他們的交通工具,想來已經是集團化作業,有專車接送,不會把交通工具放路邊啟人疑竇,可憐的溪中生物阿,真是浩劫!貪婪的台灣人遲早把這裡搞成只有人類可居住的地方,哀哉!
    封溪??以我的經驗,人可以從路上看到溪的地方,反而還有魚,平常沒人會走到的地方,溪裡是空空如也,蓋因天高皇帝遠沒人看到,更肆無忌憚的清溪,大孔目中孔目小孔目,七八道一起來竭澤而漁。

    小弟近幾年已經全數換用無倒鉤的魚鉤,釣獲魚都是濕手解魚、隨釣隨放,釣遊都不下網了,希望能保全一點溪裡的生態,至於坪林的封溪? 我只能說是笑話一場,小弟我今年可能要轉戰東部的溪流了

  13. vincent says:

    to Vinnie: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更歡迎您加入傳說的行列。越是厲害的潛艦越少冒出水面,既然已經冒出了,就請不吝PO上大作吧。
     報警啊,令人佩服的道德勇氣,拍手拍手;小的我只偷偷剪過網,還沒報過警呢!
     說良心話,本質上我同意靠山吃山、靠溪吃溪的人文現象,就如原住民的傳統狩獵場,是該讓原住民們去謀些生活的所須。坪林的封溪政策在名目上是為了保育,為了永續的利用,立意良好,應予支持,但他保育五年下來,得到什麼成績?
     坪林封溪保育的成果釣友們有目共睹,唯獨相關的單位視若無睹,因為他根本毫無人力去執行。封溪保育第一年的解禁,偶而還看到兩三位替代役的到溪岸邊檢查釣友們的釣魚証,後來四年他們就全部龜在冷氣房裡打屁喝茶了。
     其次,有關單位從沒認真檢討諸如坪林封溪保育政策的一切,整個新北市稍具可釣性的溪全部禁光光,釣友們也都逆來順受。畢竟,垂釣這種小事比不上核四、雙子星那等大事,就算是核四或雙子星,他們要蠻幹,你我也奈何他不了,有誰在乎坪林的封溪保育?
      說起來也很諷刺,只有坪林的在地仔會在乎,最好是全年都禁,在地仔就可以安心大捕了。外地的釣友們呢,就如stanley所說,找別的點釣就是,然後,有天一覺醒來,發現全台灣所有的溪池連門前的小水溝都禁釣了,那怎麼辦?很簡單,封竿而已,可笑的是,到時可能所有釣具行都要改賣拎仔網了。

  14. stanley says:

    坪林的美,咱釣客最了,獨戀這裡為何;如果釣得心驚膽跳,就失去休閒的樂趣,其實污染水源禍首不是釣客,是那些烤肉的遊客,每次都幫它們清場,尤其是菜渣骨頭都往水中倒,公德心很差。大有違的政府總是想把釣客趕得遠遠,溪水就清了,哪知道我們一條魚也沒帶走。愛禁就給他禁,小市民奈他何,日子總是要快樂的過,不是嗎!!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