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叩雞,昧歕火

文章作者:公子小白
發表時間:2012/05/13 21:57:09
文章分類:台諺傳說

  五月一日是北台灣釣界大拜拜,主祭壇設在新北市坪林區。坪林禁釣解禁期的第一天,就像農曆七月一日開「那個」門一般,一整個北勢溪和呆魚窟溪,滿坑滿谷都是釣客。那天,我和好友也是其中之二。

  手腳稍慢的人絕對搶不到頭香,咱倆到達坪林街區時已經日上三竿(不是十八尺溪哥竿,是廿七尺本流竿),稍微好樣點的釣場肯定擠不進去了。兩個絕頂聰明的人商量三分鐘,決定去呆魚窟溪一處隱秘的潭,隱秘就是少為人知的意思。為了找捷徑以致錯走冤枉路,多費了幾把功夫,好不容易到達目的地,兩個聰明人傻眼了,那一道才二十尺長的沙灘,早已排滿七、八支釣竿,嚴陣以待。

  換個地方釣吧;兩個聰明人轉進到北勢溪一處不甚隱秘的釣場,從道路下到釣場溪谷的垂直距離超過五十公尺,不是很好「轉吃」的小山徑。現在的釣客懶人居多,聰明人只要勤快些、拼命些,就不用跟懶人擠成一團。兩個聰明人殺進那山徑,手腳並用,連爬帶滾,下到溪谷時已經面色青筍筍,頭臉是大粒汗串著小粒汗,鼻嘴是上口氣接不到下口氣,兩腿發軟,兩手發抖,兩眼發昏,虛累到「會叩雞,昧歕火」了,還釣什麼魚?

  台諺有許多用來形容情境狀態的,「會叩雞,昧歕火」是其中最傳神的佳句之一。

  叩雞的「叩」字是音譯,正字應該是「箍」。早年的農村,多數人家會養些雞以備打牙祭之用,飼養方式不是放山、放街,就是放園、放院之類的半野放方式。白天,雞群們四處打游擊,找些小昆蟲、蚯蚓、散落的榖粒為副食,到了黃昏,它們再回到窩裡休息。光吃副食營養不夠,每天早晚還要給它們主食吃,此時就要把散佈在四處的雞群集合,「叩」在一個固定範圍內餵食,這就是「箍」雞,就像把十幾片木頭「箍」成木桶一樣。

  呼叫雞的聲音,都是短促的「吱吱」聲,或是「咯咯」聲,不須多大的肺活量,隨心隨意隨口叫叫就行。

  歕(音略同三聲的ㄅㄨㄣ,吹之意)火就大不相同了;這裡的歕火,不是把燭火吹熄,而是升火時把火吹旺。早年以木頭為燃料的爐灶,升火須費些手腳,火苗起了之後,再用一支長長的吹管對著爐口吹氣送氧,這叫做歕火,爐火不夠旺時也須要努力歕火。歕火的氣要長要細,非常須要大肺活量,最好是一口氣吹個二、三十秒,連吹個十幾二十口,歕火能吹到這等境地,就有打坐練氣一樣的功效了,功夫練久練深,歕雞規的功力也會跟著棈進。

  現代一般人很少養雞,幾乎沒叩(箍)過雞,家家戶戶都用瓦斯爐、熱水器,不必劈柴起火,也不太懂得歕(吹)火的要領,不能體會累到「會箍雞,昧歕火」是什麼滋味。這句台諺進一步的意思是,忙了一整天農事已經累到趴,黃昏時只剩「箍」雞回窩來的幾口氣,沒有起火做飯燒菜的餘力了。

  昧字是音譯,不會或不能的意思,有人以「勿會」合成一字為之,不知正字是什麼。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5 個回應 to “會叩雞,昧歕火”

  1. 竹篙頭 says:

    這個"叩",我以為是"呼";哪個"呼"?"呼"之則來的"呼"啦.我小時候"呼"過,印象中都是"支支支","咯咯咯"好像沒用過,但我很清楚,兩種"呼"法都有人用.
    至於歕火,小時候家裡既沒"柴箍",更沒"連碳",都用"草茵",火柴一點就著,倒是不曾經歷那種苦況.只是看到年過半百的兩位OGS為了釣魚,把自己累成那副鳥樣,心裡有一點點幸災樂禍的快感.怎麼說?今年四賤客就差我這個最賤的還沒上過坪林去朝聖,很難平衡滴!

  2. 公子小白 says:

     小時候家裡是用粗糠(稻殼)灶,起火要用點腦筋,漸次擴大灶內的火勢,火勢一旦成了氣候,只要不斷添加粗糠就行了,不用歕火。隔壁伯父有一座柴灶,我喜歡劈柴,常去那兒玩,也很喜歡到村外大圳岸兩排鹿仔樹那兒撿柴,家後院種了幾棵木麻黃,它的乾針葉是絕佳的引火材料,草茵也常用,秋收時,後院常有兩、三米高的稻草堆,幾乎和房子一般高大,草堆上頭是我們這批兔蒐子最愛的遊樂場之一。
     關於這個「叩」,小的其實不知正字是啥,推敲了許久,想說台語常把幾種意象融在一個字裡,姑且以箍字為之,ㄍㄎㄏ三音在古音是相通的,呼字也許是正字沒錯,但呼只有嘴巴的動作,感覺上少了些什麼。
     又,小時候聽祖母呼狗為「覺羅」,這個就很好玩了。

  3. oldsix says:

    偶都一直以為偶是100%正港ㄟ台灣人,想不到盡然沒聽過這"會叩雞,昧歕火",殘念啊。小時候家裡也是用磚塊砌成的灶,燒材煮飯,有時會幫忙歕歕火,有時也會拿甘蔗進去火裡烤,蠻令人回味地哩。

  4. stanley says:

    從小生在台北,真不瞭鄉下人生活方式,偶爾聽長官回憶兒時的困苦.雖說俺小時也清寒,但叩雞和歕火都很陌生,只記得會炊事時已經用連碳,台北"俗"還算好命.

  5. vincent says:

    To stanley:
     朴子有家生炒鱔魚的老店,老師傅在世時絕不用瓦斯爐而是用連碳,連碳的火力才夠強,加上鼓風機的話,可以鍊鋼了。連碳硫的含量很高,升火時的味道很嗆,受不了。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