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教權新解

文章作者:舒一
發表時間:2012/04/27 16:53:50
文章分類:教育怪譚

  話說近些年教育改革最大的成果之一,就是校園活力、創意的注入,使原本一元堂的體制,一躍而為多元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被禁錮的心靈一旦開放,校園馬上變得多采多姿,鮮妍亮麗。教育部一句「學校只管頭皮以下的事,頭皮以上的不准管」,校園裡學生甚至老師的髮型馬上爭奇鬥艷,到了幾近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不管高中職五專或大學科大技院都一樣。

  這種改革開放的成果在校園裡遍地開花,就連原本沉靜、單調卻莊嚴的上課教室也添上許多自由、生動又溫馨的氣息。自由,就如同字面的意義一樣,學生愛怎樣就怎樣,小累小睡、大累大睡,高興玩手機、不高興聊聊天,學生繳了學費到學校來,就要充分的自由。生動呢?顧名思義,自然是學生愛動就動,坐一個單調的姿勢十分鐘,太久了,起來活動活動一下筋骨,教室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太小,這邊串串,那邊講講,學生能動,代表會呼吸,會呼吸的就是好學生!接踵而來的,老師上課時,教室就是一副溫馨的樣子:女生照鏡子補妝,男生拿梳子梳頭;男女生課堂上交誼是小事,卿卿我我一番是好事;打打牌、下下棋,或甚至煮點火鍋大聯誼,在在都讓教室充滿了人情味。

  但這樣的情況是會見報的!一見報,一般家長原來不懂真相,實際上也懂不了什麼真相,但看到學校教室可以亂成那副樣子,再大的膽子也不敢把孩子送過去啦!於是乎,物極必反,部分私立高中職五專就前一陣子,開始雷厲風行的要求上課秩序了。專人巡堂不夠,主任級的任字輩、或什麼長的長字輩的大頭頭們也放下身段開始巡堂了。大傢伙一巡堂,第一線上的任課老師可再不敢莊孝維了。原本對學生小玩一下手機,小下一點象棋,小打一些樸克牌,小聊點天,小睡一覺的情況都用上最高的同理心予以包容,現在,沒這回事啦,大人物出動啦!

  就因為巡堂,受教權就產生了新的解釋了。那是某私立高中職五專的事,一位自然科老師上課時,一個大牌學生不小心趴在桌上睡著了。因為巡堂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這位女老師不願、不能,更不敢放任,走過去敲了幾下桌子,試圖把學生吵醒。這位女老師如願了,可也慘了!大牌學生是真大牌,不是省油的燈,我不打牌已經夠給面子了,小睡一下也礙著妳啦。他閣下二話不說,真的沒有第二句話,他只講了一句話,台灣的國罵,五字真言,不是三字經。

  女老師嚇壞了!她這一輩子光聽到台灣的單字國罵就很委屈了,完整的三字經極少聽到,五字真言則是破天荒的初體驗。嚇壞的老師是完完全全的手足無措的,還是班長反應得過來,趕忙跑去教官室報告。行政單位效率極高,教官馬上到了,正要了解情況,大牌學生牌子夠大。他不要教官了解什麼鳥情況,直接出言向教官挑戰,你不是要處理這個事情嗎?來來來,就你跟我,我們到外面釘孤支!

  教官愣住了!不是才高中一年級嗎?怎麼這麼嗆?我話都還講不到兩句,就釘孤支,這孩子哪來的啊?大牌學生沒等教官思考,怎麼樣?沒種啊?我在外面等你,你要喬事情,先跟我釘過孤支,你贏了我就讓你喬!說著,搖搖擺擺的走出教室!這一切都得自傳聞,既是傳聞,就不見得是什麼真實可靠的事。聽說這位教官考慮了一下下,決定了,他拿出一張獎懲表(就是記過單啦)來交給女老師;雖然女老師希望可以把大牌學生帶走,暫時安穩班上的情緒,但是教官非常堅持,學生不論有牌沒牌、大牌小牌,都有完整的受教權,我們不可以任意把學生帶離教室!

  大牌學生又晉了一級,稱得上是學生爺爺了!他閣下把教官搞走了,也不趴在桌上睡啦──他把三四張椅子並排在一起,就直接躺著睡啦。這件事讓舒一耳朵癢得不得了,心更是痛得不得了;唯一慶幸的,事情只是聽說,說者也遮遮掩掩,語焉不詳,因此可以盼望這一切都只是誤傳!問題是聽到這樣的事,心裡忍不住想下個眉批,原來教官口中的受教權,就是學生的睡覺權呢!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5 個回應 to “受教權新解”

  1. 公子小白 says:

     本網誌有連結到我的facebook,在那頭會有回應,以下是黃醫師的回應:
     「真的那麼慘? 小孩高中時,常聽他媽媽說班上的同學在課堂上睡覺(我們小孩也好不到哪哩),連家長都沒辦法。結果,上大學都領書券獎,現在國外深造,偶而回國來找小孩,也是一起打電動打得忘我。」
     黃醫師忘了,他家的孩子是建中的呢。

  2. 舒一 says:

    今天跟小女兒一起出門,跟她談了點學校的事,她上課也會睡著.我警告她不可以這樣,否則會被她娘修理;但這樣的警告會有多少效用呢?我自己也心知肚明.談著著著,忽然想起了這個受教權和睡覺權事件,那個學生不是邀教官出去釘孤支嗎?要釘孤支好像還須其他權的配合吧,於是乎,學生上課,現在就有了四權,哪四權?就受教權和睡覺權之外,加上左鉤拳和右直拳啦!

  3. stanley says:

    如果老師上課能像舒兄這般幽默,相信學生絕不會"度姑";就學時的我也睡過,甚至水淹桌子,又怎樣,老師無趣嘛,課文照念,或者叫同學念,當時的我們只有偷睡,現在可好還有四權,虧你想得出來,真服你.

  4. 舒一 says:

    哎,時代真的不一樣啦!我現在上課,是要想盡辦法讓部分"活潑好動"的孩子拿出他的睡覺權好好行使.您不知道,這是粉累人滴,經常要搞到臉紅脖子粗才會有一點點的"成效"–我希望趴十個,結果只趴三個,另外那七個是春天剛發的新芽,一直努力的探出頭.他們不會在乎你上課講什麼,來學校,是他媽的規定;進教室,是導師的要求,甚至是給導師面子(我就當面聽過,要不是某某某,我跟本不會進教室).
    我不知道,我覺得上課是折磨–對學生,對老師都是.這樣的現象,讓我很強烈的感覺,教書工作唯一的成就感竟是是薪水入帳.說老實話,這個工作我是完完全全的混不下去了.可悲哀的是,我年資還不夠,還不能高唱歸去來!

  5. vincent says:

    跟主題無關,但也算是教育的部分內容:
     日前跟stanley仙侶去坪林作釣,仙侶離場後,從上游先後來了一對父子,那兒子看到我們魚簍裡的漁獲,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請問是怎麼釣的?
     隨後他老爸到了,看到咱們的漁獲,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這魚您都怎麼吃?
     有的人釣不到,會想讓自己釣得到,有的人釣不到,卻先想吃得到。老師面對的是眾多的學生,更大量又複雜的狀況,己任老早不是天下興亡,而是入帳厚薄,產官學一體適用了。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