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長上課時間是虐待……

文章作者:舒一
發表時間:2012/04/20 23:04:20
文章分類:教育怪譚

  話說東海大學有位副教授,上夜間部的課,原本只到十點的課,卻拖到半夜十二點過後才下課,因此讓學生哀怨太累了。見到這樣的事,久矣不曾放屁的我,忍不住又把屁股蹺得老高。

  想不到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這種事!我一擔任教職,就先確認一件事──我上課可以不準時,下課一定要準時,因為只要下課時間拖久一點,放人時惹得學生響起熱烈的掌聲,那滋味可不太好受。

  對那些七早八早就準備進教室和七晚八晚才離開教室的同事,我一向促狹的說那是虐待學生,或乾脆說不會教的才需教那麼久。通常「虐待學生」得到的笑聲會比較多、也比較大。理由不是很清楚,但要教書的人承認自己不會教,那種難度特別高,所以笑得出來自我解嘲的人也比較少吧!

  上課時間的掌握很有意思,啥時候該進教室才合適呢?又是啥時候該下課放學生自由活動呢?哪一個比較難,爭論比較多?有意思得很,進教室時間的爭論比較多,為什麼?因為有兩派,一派主張鐘聲一響就進教室,另一派則主張鐘聲響起才離開辦公室。哪一個對呢?那就天曉得啦!從擔任教師工作以來,親目所見的,親自實行的,幾乎都是上課鐘響離開辦公室。但就在前兩年,因為教育部要評鑑學校,學校也因此就評鑑教師,搞得人心惶惶的年代裡,許多同事幾乎都是尚未敲鐘,就一票人不約而同的走出辦公室(或研究室)了。這種事情是會傳染的,看著別人出門,自己還窩在辦公室,那感覺可不太妙,於是一股比早進教室的風潮風起雲湧。有意思的是,等評鑑一過,就強烈的感受到當時做出來的只是幌子,因為絕大多數的同事都故態復萌,鐘響才離辦公室,而我又可以消遣同事虐待學生了。

  聽過最絕的例子,出自我的高中地理老師,姓黃,是我高中三年最信服,也最感謝的老師。他說他唸師大時──那時候的師大,就是現在的台灣師大,彰化師大會稱彰師大,高雄師大則稱高師大,師大一語,是台師大的特權用語,不像現在這樣,到處師大,都搞不清誰是誰了──有位教授的上下課最具特色。師大的鐘響八聲,第八聲鐘響一停止,該位教授就站在教室門口,也不上講台,不到講桌,就開始哇啦哇啦的講課;等下課鐘第一聲響起,咻一聲都沒有,就馬上消失得無影無踪了。

  相較於師大這位前輩教授,東海大學這位副教授夠誇張了!你自己不守時也就算了,還要學生跟著陪你拖到那麼晚,是什麼道理?若有學生因此失約,失去了一個可能的美滿姻緣,你負責嗎?大學進修部的學生雖然年紀比較大,你又怎能保證每一個都可以擁有交通工具回家?你要知道,進修部的學生放學的時候是會被喝得醉茫茫的學校總務長給撞死的!要留學生到半夜,只有一種可能,就是讓學生自願,但學生成績操在你手上,學生可以自由自願嗎?在這種情況下,最多只能退而求其次,學生是被迫自願留下來了,但當老師的人自己要像話,學生沒公車搭,你必須有把握把每一個搭不到公車的學生安全送到家,才可以把學生留到那麼晚啦!

  說實話,即使學生返家的安排已經十足完整,我還是反對超時上課!課程進度是先前就訂好的,你如果沒把握在預訂時間內教完預訂的課程,那就自愛點,減少課程的內容。兩個小時的課,你想把古今中外、天文地理全都教通嗎?可能嗎?省省吧!你自己認真,在家裡努力認真得了,別把全世界都拖下水。你十二點過後下課,工友幾時下班?教室沒有打掃能乾淨的留給早上八點來上課的學生用?

  學校的反應也奇怪!老師出於好意,主動幫學生加強輔導,你就樂觀其成,他不要求鐘點費,你就不給了?印象中,東海大學好像是教會學校,教會學校什麼時候跟一般私校一樣,能省就省了?至於校方「只能希望再有類似情況,師生們都能互相溝通多體諒」就更是瞎話了!你應該嚴格要求教師照表操課,不能容許類似的情況再發生,否則學期初要求任課教師繳交的進度表都可以全部扔進垃圾桶啦!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