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跨年釣遊記

文章作者:vincent
發表時間:2012/01/06 13:56:07
文章分類:vincent釣事記

  新年新氣象,2012的跨年釣遊要從寶藏巖下的一場大鯉肉搏說起。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北上永和,甫進家門立刻和好友們聯絡,聽說台北地區陰雨連連,眾好友們的釣事沉寂了一整個月。六兄在電話裡說,這陣子大伙兒都龜在福和橋頭的寶藏巖下和藍魔鬼打交道,染了一身魔氣,也許為魚正直的竹哥因此好久沒上門了。

  隔天,起了個大早,去stanley的寶號和六兄會合,享用stanley的美味手藝,把肚子填飽後,先和六兄去南勢溪加九寮一帶看看早年的苦花釣場,十點多才在六兄帶領下,殺回福和橋頭的寶藏巖。

  這個釣場就在我家對面一公里外,原先瑠公圳流入新店溪的圳口,以前每天蹓狗都會在永和岸遙望個十幾二十分鐘的釣場,為何從不曾動過念頭去下竿試試?

  釣場的外貌看似小溪,實際上是橫過半個台北市的大排水溝出水口,上頭的景美抽水站沒有處理污水的功能,釣場的水質是不折不扣的污水,我雖然沒潔癖,也滿耐髒的,對釣場的水質卻很在乎,這是很難描述的情境,釣場的水不秀,垂釣的樂趣就少了一種重要成分,跟大自然隔了一層的感覺。不過,有好友們同樂,堅實的革命情感可以彌補缺少的成分。

  六兄先帶我把整個釣場走一遍,做個簡報,從小虹橋到水口約百多公尺長,處處魚群,這樣的場面在永和岸的小排溝水口常見,魚群集中處通常不是餐桌,沒來釣過,看不出餐桌可能在什麼位置,stanley仙侶已經在小虹橋下游五十公尺處作釣,我和六兄姑且在小虹橋上游處先試試。

  下竿一小時,沒什麼動靜,六兄又陪我枯釣片刻,往下游去另覓新機。我留在小虹橋上游,十五尺竿可及的範圍內,把那位置可能吃餌的點都試一遍才甘願承認事實,不吃就是不吃。

  就在我想換個新位置時,六兄悄悄回來了,臉上帶著複雜無比的、一種克制住的興奮神情,說:「整副釣組都去了…」我腦袋裡登時浮現一件數年前的往事,和竹篙頭兄在對面永和岸垂釣,我剉到一片直徑五公分的魚鱗,當時很慶幸那條魚不是正吃。毫不猶豫,轉戰到六兄失去釣組的釣點,就在小虹橋下游十公尺處。

  一下竿浮標就有動靜,下了數竿,標示桿輕輕點兩下,整支浮標突然就拉沉,一揚竿,咻的一聲,十五尺的手竿差點脫手而去,幸好第一時間左手來得及幫忙建立支點,那支經過改造的碳纖竿彎成誇張的弧,水裡那頭傳來一波緊接一波的拉扯,力道十足,逼得我兩度移動雙腳跟著走幾步。奮戰約五分鐘,魚兒露臉了,是條大母呆,六兄拿手撈網幫忙把魚弄上岸,放在岸階上丈量拍照,長約五十五公分,肚子大得不像話,手估其重約在七、八斤之譜。

  沒多久,六兄也中魚了,釣點上方有些枝枝葉葉,他的十八尺溪流竿不太好施展,撐過幾波驚險的拉扯,好不容易才把魚弄上岸,同樣在岸階上丈量拍照,四十五公分的公呆,手估其重約四、五斤。

  可惜的是,六兄拍了照片的手機在隔天死當,存在手機裡幾張可以大大臭屁一番的照片跟著沒了,只好補幾張以前在對岸拍的寶藏巖釣場景色。


*從永和岸看向寶藏巖的釣場,右邊橋洞後草叢兩岸一帶即是釣點。


*寶藏巖全貌


*寶藏巖對面,福和橋下永和岸的釣場。

   其後三、四天,又和stanley仙侶及竹篙頭兄去了兩趟寶藏巖,邊釣邊聊中,得知大伙兒好一陣子沒釣到竹哥,心有慼慼焉。新店溪從福和橋到秀朗橋之間的溪段,三十公分以上的竹哥數量不少,竹哥適應力很強,水溫十幾度仍然會吃餌,也許可以在秀朗橋下游試試手氣。

  隔天近午,聽說stanley仙侶到秀朗橋釣點尋找竹哥蹤影,我趕緊跨上腳踏車前去觀戰。這個釣點若碰到上游水庫洩水,水流既急又亂,大小旋渦轉來轉去,浮標就像浮沉在驚濤駭浪中的一葉小舟,更別提水底下的釣餌會亂成什麼樣子。

  觀戰半個小時,我建議stanley試試手竿沉底釣,可是他釣具包裡沒有沉底釣的家私,七找八找,翻出一片十多公分長的鉛片,就把那鉛片捲在母線上將就著用。沒想到第一竿才下去沒多久,竿尾抖一下就整個拗下去了,stanley把一條三十多公分的竹哥請上岸,我又想到一件多年前的往事…

  二十多年前,因為小水族箱裡的一條小苦花而結識stanley時,第一次和他垂釣,石碇籐寮坑溪中游景色優美的溪谷中,在我建議下,他第一次使用敲底釣,第一竿就拉上一條尺花。這些奇妙的因因緣緣,一直是釣境歷程中最令我著迷的風光。

  聽說大伙兒的浮標被大魚們消耗怠盡,第三天,我殺到捷運唭哩岸站對面那家釣具行,採購自製浮標的材料,順便買些手竿沉底釣的小零件。於是,在跨年前後的幾天裡,我們都努力練習手竿沉底釣。

  第四天,我在秀朗橋下游釣點拉上四條三十公分左右的竹哥。第五天,六兄、stanley和我三人在同釣點共拉上四條竹哥。元旦,六兄在同一釣點仍然是拉上四條竹哥。四條竹哥成了跨年釣無法突破的「鐵支障礙」。

  2012的跨年釣遊,以一條七、八斤重的母呆開始,溫習手竿沉底釣的「鐵支障礙」為結,又是一段美麗的釣境回憶。


*福和橋上游的烏魚群,體形都相當可觀,四十公分以上的很多,在寶藏巖釣場也見到一群約十數個。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6 個回應 to “2012跨年釣遊記”

  1. 竹篙頭 says:

    其後跟六兄和閣下三人在汐止四股埤和基隆監理站的經驗,可就有點那個不堪了。本想寫封電子信訴苦,看到閣下這篇文章,就跟著上了……
    話說以後要是有同行的機會,千萬別衝動,要摃隨郎。自己行,別相害,打汐止摃到基隆,滋味可不太好受丫!

  2. vincent says:

    To 竹篙頭:
     釣到這等境地,槓也是釣趣之一了,只是槓得莫名其妙,不知要描述些什麼,所以才略過不表。像四股埤或百服寧社區這樣的陌生新釣點,沒有知空的釣友帶入門,槓一兩下理所當然。
     敝人在下我老早想寫一篇「槓之樂」,寫了兩年多,連個開頭都起不了,經過百服寧一槓,這才霍然明白,原來槓的學問比釣的學問深奧太多,釣得多,釣得久,自然懂得釣,但槓得再多再久,還是不懂得槓,這個槓,可能得另想個辦法才能理解個中真昧。

  3. vincent says:

    重要附記:
     周六(七日)中午見天空烏雲開了些縫,散個步去福和橋上游「第一棵柳樹」釣點玩玩手竿沉底,兩個鐘頭內,1.5子線連斷四次,三十左右的竹哥又是四個,藍魔鬼三個。請諸高手有空前去繼續經營,家私傳大副一點,定有斬獲,標點在十一點鐘方向,十五尺竿。

  4. stanley says:

    好的開始,我們都可作證,只可惜竹哥仍不就餌,雖然籃魔鬼太多,寶藏巖倒是一個又近又可練釣的地方;今晚雨有停,待我明日到柳樹一探.

  5. MOUSE says:

    大哥可以請教一下嗎???
    那裏水深約多深
    那裏是灘底嗎?會鉤底嗎?
    釣點是在寶藏巖對面嗎?
    那邊適合玩甩竿嗎?

  6. vincent says:

    To MOUSE:
     您好,您所謂的「那裡」應該是指寶藏巖吧,釣場就在寶藏巖下方,台北岸,水深要看潮流,最深處,滿潮時約四、五尺吧,干潮時則兩、三尺以內。要玩什麼竿因人而異,但如果是用甩竿剉魚,可能會自找麻煩,因為水底都是亂石。報告完畢。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