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的賤人

文章作者:竹篙頭
發表時間:2011/11/16 12:26:09
文章分類:生活

早上買早餐時,想起十五六年前曾經在這附近出過一次糗。把那過程遛了一下,不禁啞然失笑。當時在找房子,開車載著老婆大人閣下四處看,就看到了那一棟七層樓的新成屋電梯華廈。因為路邊沒劃車位,就請大人閣下坐車監,我下去問問。只有一位中年婦人在接待,她看看我,沒等我開口,就告訴我:「我們這邊房子都是四五百萬起跳的價錢哦!」

我一看沒節骨眼,說了聲謝謝,回到車上戰戰兢兢的跟大人閣下報告過程,心中七上八下,不曉得大人閣下會怎麼修理!哪知大人閣下居然哈哈大笑,告訴我:「人家都把你看成這樣,只有我,我還嫁給你,你還不知道該感激嗎?」我馬上打蛇隨棍上,何止感激,我連趕鴨趕鵝都給趕上啦!說得大人眉開眼笑,一場難堪化解於無形。

但這不是我唯一的一次被看麻雀(附註:腦筋急轉彎,麻雀「雖小」)。七八年前在太平洋SOGO,我陪大人閣下看餐具,看上一套特價品,買了下來,跟售貨小姐閒聊時,得知她是該國際品牌餐具公司派駐百貨公司的銷售人員。我有個高中同學在那家餐具公司任職,就多問了一句某某人妳認不認識?那位小姐猶豫了一下,沒印象。打包餐具、拿大人閣下信用卡去會帳時,可以看得出來,她很認真的在想。我跟她講,沒關係,也許我記錯,我同學不是妳們公司的人。

等一切完成,我提著那一包到現在還在用,還覺得很好用的餐具要離去時,才聽那位小姐說,王某某,難道是我們總經理嗎?我自己先嚇一跳,我的同學當上國際品牌公司的總經理?這可能嗎?後來證實了,那位小姐沒說錯,我那位同學確實是總經理!我仔細的跟大人閣下回憶那個過程,得到的結論是,那位小姐之所以會想那麼久,是因為看到我的樣子,她就從工友開始想,而且怎麼想也想像不到我這樣的人,居然是她們總經理的同學!於是乎,我又得對大人閣下感激感鴨感鵝一次啦!

關於被看賤這回事,我其實看得很開,從小就習慣了的。我考上大學那一年,聽說有個叔公輩,跟我媽媽講,「親像那款的,考到擱卡好的大學嘛未有什麼路效啦!」我媽直到我找到教職多年之後才告訴我這件事,她說她很難過,但忍著不講,她相信自己的兒子。我沒說話,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四五百萬起跳的房子是完全不認識我的人講的,不相干;跟我媽講這個話的人,我從小見到面都叫他叔公--雖然他只是村裡的長輩,跟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我媽從小就教我們,也要求我們一定要做到,看到人,要出聲;所以從小到大,經常聽到村裡的長輩在我媽的面說我們兄弟姐妹,「攏足好頭嘴」!

我不知道,也不在乎這些「好頭嘴」代表了多少的實際意義。但很明顯的,我對長輩的尊敬並不會改變他們對我的看法,雖然這些尊敬也許只是出自嘴巴或習慣。得知這樣的現象是很傷感的!多數人對你的第一印象,就是他一輩子對你的觀感,無論你如何的努力,都不會改變。所幸有機會當朋友的,第一印象通常都不錯;最怕是頂頭上司,對你的第一印象是你很差勁,那就難過到幾近永世不得翻身的程度啦。

說實話,我的賤是天生的,而且我很早就發現而且確認了的。當年到服飾店買西裝褲,老闆沒小看了我,先拿出一條一千六的,我摸摸看,布料很好;看看剪裁,也很精細,於是就試啦。哪知這麼理想的東西,一穿到我身上,變得完全「未看口哩」。我很傷感,試一試八百塊的,好多了;再試試那件我完全看不上眼的五百塊的,居然百分百符合我的身形。我很哀傷的帶著兩條自己看不上眼的褲子回家,跟我母親抱怨,哪知我母親反而大為高興,因為這樣才省錢。褲子穿久會破,你看,這兩領褲,布粗線勇,會凍穿足久啦!

我媽都這麼說了,那還能怎樣?認了吧,人呆,看面就知;那要是人賤呢?看穿著也大略可以了解吧。穿著之外,牙刷也是我人賤的指標物。最早我是用健康牙刷,一把十塊錢;工作穩定了,想說換個好一點的,那時候新出金龍牙刷,一把五六十塊,買了兩把,結果只用一把,另一把拿去送人,為什麼?因為不好刷,刷不慣,也刷不乾淨。所以我還能怎樣呢?回頭去用健康牙刷吧!二十年前,一把十塊,到現在,一把十二塊,我還在用!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1 個回應 to “天生的賤人”

  1. 公子小白 says:

     把閣下以前的迴響複製貼上:
     「賤是我這等人天生的本質,稱不上特色,因此也不值得標榜。只要賤得有一點點美,人稱賤賤美,那就夠啦!
     釣魚在正經八百人眼裡,本就是"愛賤"。咱們從年輕"愛賤"愛到老,更且是老而彌賤,不容易丫!」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