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竹和筍(七)非筍竹

文章作者:竹篙頭
發表時間:2011/11/01 20:59:00
文章分類:生活

  非筍竹指的是不專為取筍食用的竹子。對我這種只願意動口的"君子"而言,這種竹子的意義不大。但因他(們)是事實的存在,我雖然咬之不動,卻也不能視之不見。我目前知道的這類竹子有三種:觀音竹、烏卡力子和落罕A。除了觀音竹,另外兩種都是最近的近期,因為寫這個筍文章才得知的。

  觀音竹是兒時的記憶,跟我釣魚的年資約略相當。我最早的釣竿,就是觀音竹做的。村裡一個堂叔公家種一整排觀音竹當籬笆,求得一株長得比較瘦長的,削掉細枝,削去節目,曬乾後就是釣竿了。那個年代,這樣的釣竿隨便綁上釣線釣鉤,不論溪邊或野塘,都可以釣到為數頗多的吳郭魚了。那是個污染較少,物資也較缺乏的時代,一根觀音竹竿,不論釣魚釣青蛙,都有助於填飽肚子。

  那時候的釣竿很原始,要看到三節觀音竹套接在一起的釣竿並不容易,因為太先進了。四十年後的現在,不管溪邊、海邊、池邊、河邊,你要是拿出三節套接的觀音竹釣竿,保證引起一陣騷動,為什麼?因為那玩藝早就淘汰了。可是對我而言,第一次拿玻璃纖維釣竿、第一次用碳纖維釣竿,好像都只是一晃眼的事而已,人生的精華期就晃掉了。這一切,都是從觀音竹開始的,可以說,觀音竹範定了我的一生。竹字輩的生涯原來從很早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這是偶然嗎?還是命中早就定好了?

 

 觀音棕竹,跟小時候印象中的觀音竹是兩回事--這種竹當不了釣竿!

 


 這才是印象中的觀音竹,是在新店碧潭附近拍的

 

  烏卡力子也可稱為黑腳力子,是台語稱呼,硬翻國語的。烏卡力子的音譯成分大,黑腳力子則多帶些意譯的意含,因為這種竹子的筍籜相當黑,長在地上,有如人類的黑腳。「力子」的子字是語尾音,讀法如同國語音的「啊」。台語的地名物名,有些會加上「子」音,「北勢子」(在嘉義民雄)、「後溝子」(在雲林斗南)、「三角湧子」(新北市三峽的舊稱呼)是地名,「竹子」、「椅子」、「桌子」是物名,「賊子」、「囡子」、「老伙子」是指人的專有名詞。我想了滿久,找不到加子跟不加子皂通則,就存疑以待先進跟後浪了。

  烏卡力子的韌度高,適合用來編製竹器。傳統的居家生活,越是中下階層,越是跟竹器關係密切。竹籃、竹框、竹簍、畚箕、掃把等等,都可以是竹製的;就連桌子、椅子,也可以用竹管當支架、竹片編表面。竹製的器物,取得容易,因為價錢比藤製、木製都便宜得多,對我們這種經濟能力的家庭,真是無上方便的器用!

  較早幾年在溪邊釣魚,多次看到有人在急流處,用大批的竹管製作陷阱。通常是順著水流,竹頭在前,竹尖在後,排成開口大,收口小的樣子,底下放一個只能進不能出的竹簍。由於編排巧妙,魚兒一旦不小心游到開口處,就會被水流順勢沖進竹簍子裡。印象中的那些竹子的樣子,應該就是烏卡力子。上回見到,是在苗栗內灣的山上,這幾年那條線不曾再去過,不知還有那種玩藝否?

 

 烏卡力子竹,原以為只拿來做器物,沒想到他的筍也有特色.

 


烏卡力子筍,筍籜確實比較黑,筍肉也相當的細嫩

  有一種竹子,應該可以稱之為烏有鄉之竹,他的台語擬音叫「落罕A」,意思是竹節間的距離比較大。落的唸法如同「落腮鬍」的落字,意思是高或長;罕的尾音是不出聲的ㄇ字,指的是甘蔗或竹子的節。吃甘蔗理所當然挑落罕A,因為甘蔗甜不甜用眼睛是看不出來,挑節間長的,最少可以少啃幾個又硬汁又少的目,已經撿到現成的便宜啦!

  落罕A為什麼稱為烏有鄉之竹?這就要從老友稱之為中國哲學史上唯一一個正牌的「豎子」(現在一般的擬音詞是「術仔」)莊子的「無用之用」說談起。惠施指著莊子的鼻子說你的學說跟「大本臃腫,小枝蜷曲」的超高大樹一樣,是大而無當、大而無用,是眾所同去的目標。莊子回惠施,大而無用是因為你不會用;他存在,他就是個用。發揮一點想像力,那樣的樹,你把他種在烏有(原文是「無何有」)之鄉,廣漠之野,高興你到樹下去納涼,那就是用;不高興你別鳥他,結果是你不傷他,他也不傷你,又礙著你什麼啦?

  這就是無用之用,正就是「落罕A」的特色。他的竹節雖然跟他的名字一樣,有比較長,但他並沒有長得特別高大,葉子不適合拿來包粽子,枝幹不適合拿來做器物,筍也沒人取來食用,一句話,近乎什麼用處都沒有,但他活得好好的。即使在這個凡事講究實用的世界,他還是成群結隊的長在山邊、山坡、山腳、山凹裡。

 


落罕A ,有孤立挺拔的感覺

 


節目之間,明顯比較長,真正的無用之用.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4 個回應 to “台灣的竹和筍(七)非筍竹”

  1. stanley says:

    天生我材必有所用,只要是存在的一定有價值的.老兄和竹子早有深緣,也難怪眾人哀號中,你卻給它頻頻拉.我真要改行當司機和釣僮.

  2. 公子小白 says:

     落罕A可有用得很,較粗的部分是晾衣服的竹竿材料,裁下來的竹竿尾約八、九尺長,是大面積種植番茄專用的竹架材料。古人不知道植物行光合作用而吐出氧,不知道人沒有植物就活不了,只知道利用的用,不知道活用的用,莊子是有眼光的。
      又,烏腳綠非常特殊,在全世界一千兩百多種竹子裡,它是台灣特有種,落罕A可能叫長枝竹,也是台灣特有種,兩者皆值得一書。

  3. 竹篙頭 says:

      我這是百分之百的道聽塗說,既未求證,也沒興趣求證,跟我平常釣魚的習性完全相同。這種性格在職場上會吃虧,不過,都吃了超過二十年啦,早就不在乎了!正說之間,抬頭看了一下我家陽台上的曬衣竿,果然節跟節間是比較長的!
      從這個觀點看,我釣魚釣得到,純粹是運氣,史丹利兄這樣講會讓我汗顏無地的啦。對於鶯子瀨狀況,我放個馬後炮,那是可以預見的,因為作釣時間太過接近,魚兒們會"青驚"啦。
      鮘魚堀溪這條支的上游看起來還有一些釣點,就等明年再去探探了。

  4. 生物學碩士 says:

    你倒數第三張的照片就是烏腳綠竹筍了(你誤以為刺竹筍(或烏腳綠竹筍),實為麻竹筍的那張照片兩者的差異你仔細比對一下囉), 許多人認為這是台灣量產筍子中最美味的一種.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