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無法理解」的兩棲動物

文章作者:竹篙頭
發表時間:2011/05/21 07:01:09
文章分類:荒謬傳說

  自然界有一種兩棲類動物,他們可以在水裡,也可以在陸地生活,而且都可以活得很好!人類社會也有一種兩棲動物,牠們游走學界、政界,變臉術高超,左右逢源,也一樣活得很好!而且很可能是好得不像話!

  既然可以好得不像話,那為什麼會「完全無法理解」呢?話說這是近幾天的事,一位從學界被借調到政界的兩棲類動物,貴為行政院政務委員,又兼工程會主委的,應一個基金會的邀請,參加「台灣水資源管理論壇」時,講出「環保團體對於國光石化的持續關注,逼迫政府做了改變,水資源議題嚴重十倍,卻相對地冷漠,我完全無法理解」的話來。這就是我提出「完全無法理解」作為標題的原因了。

  這位兩棲動說得非常好,也非常真實!水資源問題確實比國光石化問題嚴重十倍,環保團體也確實對水資源問題很冷漠(以新聞媒體的曝光度而言,何止「相對冷漠」?根本就是「絕對冷漠」,甚至「完全冷漠」啦)。但問題是,國光石化問題是誰的問題?水資源問題又是誰的問題?根據這隻兩棲動物的邏輯,不論國光石化或水資源,都關係到環境的永續發展,是全民的問題,所以地不分東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應該是全體國民一起來關心的共同問題。環保團體是類似議題的火車頭,因此必須有足夠的關注,否則就是失職,就是見樹不見林,這才會令他「完全無法理解」!

  我有一個小小的疑問。雖然是小小的疑問,其實內藏的是大大的不懂!為什麼環保團體對水資源問題只是「相對的冷漠」就不可以了?那些環保團體的成員到底領了誰的薪水?主管了哪些事務?必須對誰負責任?為什麼一定要對某些特定的議題特別的關注?環保團體裡面,絕大多數都是發自內心的熱忱來為這個社會付出的義工,不是領薪水的官員、委員或職員,他們有能力關心什麼就關心什麼,甚至愛關心什麼就關心什麼,那應該是自由吧,為什麼要接受這個近乎責難的「我完全無法理解」?他們招了誰,惹了誰啦?付出愛心還被吠!

  不僅此也!那位兩棲動物是水利專家,在台灣水利界呼風喚雨,前兩年還在學界的時候,鋒頭早大大的蓋過水利署的署長這位全國水資源界的最高領導人。聽說台灣的全國領導要聽取水利相關事誼的簡報時,會跳過水利署署長,直接指名這位兩棲動物來做。簡單講好了,這位兩棲動物根本是水資源議題中,少數幾個有足夠影響力的核心。有意思,卻令人極端不解的是,權力核心層級的人物,碰上專業領域中的問題,自己不去尋求解決,反而責怪那些義務前來幫忙的義工朋友,這什麼道理?

  學界的清望是政界的標竿,所以咱們的政府,不管新舊,都特喜歡從學界借調人才。我對人才從哪裡出沒意見,也沒特殊愛好,即使像義大利或中南美國家故意選妓女出任國會議員,我也能報以會心的一笑。但我無法接受一堆的牽拖、責怪,檢討永遠只會檢討別人的政府官員,尤其錯根本是錯在該官員自己失職的時候!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2 個回應 to “「完全無法理解」的兩棲動物”

  1. 公子小白 says:

     生物學家普遍認為,兩棲類是介於魚類和爬蟲類之間的「過渡性」動物,牠們是冷血的,成長期會經歷「變態」的過程,像蝌蚪變青蛙那樣,牠們全然靠本能反應,所以對他們的「不能理解」,我們很能理解。
     又,關於「學界的清望是政界的標竿」這句話,我個人以為應該反過來說比較對路,政界的清望才是學界的標竿。上有所好者,下必有甚焉;下面再怎麼「清」楚地用盡吃奶的力氣「望」著上面,上面從來都是無動於衷,而上面只要漫不經心地瞄了下面一眼,下面就雞飛狗跳了。

  2. 休閒釣客 says:

    原來台灣就是有此等 位高權重的水利專家,莫怪我國年降雨量高居全球平均三倍,卻名列世界缺水嚴重國家第十八名,前不久水庫見底了,他還在電視上高談水庫清淤是困難又不智的作法,聽了直叫人吐血,其實現在台灣的泥土已貴得離譜,只要以低價賣出,只須派個人坐在水庫門前收費就行了,保證可以讓水庫容量大增,又增加大量國庫收入,也讓想用土的人有土,需要水的人有水,放著一舉多得不做,還在高談啥清淤困難???
    對此人真是「完全無法理解」,至於這樣的「人材」還能得到國家領導的重用?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