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也不感人的節目企劃案

文章作者:公子小白
發表時間:2010/06/24 20:03:18
文章分類:編劇記事

  為什麼一聽到溫馨感人這四個子,胃部就不舒服呢?真正的痛因不在於溫馨感人的本身,而是在於泡製溫馨感人的過程,尤其是從零開始的一篇故事。它背後隱藏著長達數個月、身心都丟進洗衣機滾絞的劇烈折騰,意思就是,你必須做出一份完整的節目企劃案。

  有些好心的製作人或導演會丟給你一套漫畫、一部小說,或甚至幾張DVD,然後告訴你,照抄就好了。不是他認為你永遠擠不出什麼感人的創意,而是他喜歡這麼溫馨。

  就算是有本可宣,你還是要費時費心費眼去看去讀去寫,把故事整理出來,分析故事中主要的人物,以及找出這個故事的賣點。節目企劃案要說服的對象不是一般觀眾,而是電視台的長官們。

  做企劃案就像一場永無止境的考試。一份完整的連續劇節目企劃案,裡頭有十數個必考項目,填空題部分有節目名稱、播出長度、播出時段等。申論題有節目宗旨、訴求對象以及廣告客戶方面的商業分析。然後是包括人物關係圖的十多頁主要人物簡介表,最後是兩個作文題--節目企劃案的重頭戲,一是故事總綱,另一是分集大綱。

  總綱可長可短,大約五千至一萬字。寫完總綱的初稿只脫掉一層皮而已,而且這層皮是自己洗澡搓掉的,說好聽一點,是自我要求造成的。初稿交出去之後,你個人有什麼未盡事宜,比方說,泡妞啦,釣魚啦,要盡快去完成,要有抓不住青春的尾巴一般的危機意識,做節目企劃案才會有樂趣。因為,你不知道接下來幾個月的淒慘日子裡,你可能會脫掉幾層皮。

  運氣夠好的話,總綱的初稿大約修改三、五次就定了。我還沒使用電腦寫作之前,修改三、五次的意思是,重寫三、五次;使用電腦之後,三、五次的修改平均大約重寫兩次。重寫是很好的事,可以練寫字練打字,可以增強耐力與毅力,但無助於提升寫作能力,因為你都一路重寫一路罵,罵自己誤入歧途。

  在總綱定稿前這個階段,不論你的作品有多精采或有多沉悶,你的讀者只有寥寥三兩隻;某個製作人或再加上某個導演,頂多再加上他們的某個朋友或長期合作的工作人員。

  這個階段所謂的企劃會議,連你在內就三、四個人出席,卻有開不完的會,這種會,表面上是討論故事內容,實質上則是批鬥殺剮。這種會每出席一次,光是用耳朵聽,不用發言也不用大腦,你就不知不覺脫掉一層皮。導演CC的口頭禪最得其中精妙,背地裡他都說:「搞死他個王八蛋!」那個王八蛋,就是企劃案的作者。

  只要沒在這個階段被搞死,你就可以著手進行分集大綱。總綱可以用許多天馬行空的形容詞堆砌,分集大綱則必須落實每個重要細節,說不清的前因後果必須在這時轉檔,化成各式各樣可以明確描述的事件。

  正常情況下,分集大綱是給編劇自個兒看的,電視台的長官只看總綱的前幾段;不是你寫得好不好的問題,而是形式上他要關心一下。如果編審真的很用心地看你寫的總綱或分集大綱,甚至看得拍手叫好,你可別高興得太早,很可能是因為製作人沒有好好打點他。

  能夠進入編審這道流程的企劃案,多數是在另一個層面較過勁,初賽沒被淘汱的,才能進入複賽。他們已經看過數不清的節目企劃案,沒有那麼容易被文字這種東西感動,更別說被說服。

  你明知其中奧妙,但分集大綱還是要行禮如儀地寫出來。每一集約一千字,四十集是四萬字。當然,重寫三兩次也是必要的手續。CC雖然常常口不擇言,但他的形容很精準:「這是壯舉。」

  快則三、四個月,你交了卷,節目企劃案裝訂成冊,正式送案。案子進入電視台的審核,結果有三種可能。

  第一種是最好的,也是最恐怖的;企劃案通過,緊鑼密鼓,你要拿出半年以上的時間,再接再厲,跟數不清的文字肉搏。

  第二種是最常見的,企劃案沒通過,幾個月的辛勞到此為止。稿費呢,行情是兩本或三本的劇本費,重點是,要拿到手才算數。

  第三種是,你交了卷,從此再也沒下文,包括稿費在內。

  以上三種可能,是快則三、四個月的成果。那慢呢?很難說,有時過了兩三年你還被同一個未完成的企劃案煎熬著。更多的情況是,你忙了幾個月,一切漸漸透明化,透明到相關的人都不見了,連下文也跟著消失了。

  我在電話裡跟CC說:「我有個好主意,把我們幾個哥兒的辛酸史做成節目企劃案,一定很感人。」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嘎嘎嘎的怪笑聲,CC喘了幾口氣,說:「搞死你個王八蛋啦,一點也不感人!」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2 個回應 to “一點也不感人的節目企劃案”

  1. 阿華 says:

    原來編劇的工作是如此的辛苦而飄渺啊….
    賺幾個錢,頭髮都被腦袋瓜子給蒸白了!
    行行有甘苦行行皆修行啊!

  2. 公子小白 says:

    To 阿華:
     只是某一種職業,談不上修什麼行。
     但人各有命,衰人有衰事天經地義,盡付笑談中吧。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