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駭眼拜碧潭橋下潭

文章作者:竹篙頭
發表時間:2010/06/06 20:58:52
文章分類:竹篙頭釣遊記

  駭眼拜跟歐買尬一樣,都是英文硬生生的音譯,他的原文是”Hi, and Bye”。如果記憶不錯,那是電影西雅圖夜未眠的台詞,打聲初見的招呼,就跟對方說聲再會,從此陽關道跟獨木橋,各吹各的調,也各走各的路。近十幾年來,溪釣客很容易碰上這駭眼拜的情況,因為封溪護魚大流行,釣場初相會就不能再相見的機率大增,釣者乾瞪眼、空思夢的機率也相對大增。感嘆嗎?那沒用的!反正調整不了大境,就只好調整自己的心態;習慣了,也就沒什麼特別的了;那些爺們喜歡怎麼,那就怎麼啦。

  碧潭橋下潭的駭眼拜,並不是為了封溪,而是為了「護溪」;「護溪」者,工程也,把些白花花的銀子丟進水裡放給水流也。前陣子老友北返,約好同去探查碧潭左岸釣場;探著探著,就探到碧潭橋下游的潭區了。第一眼看到這個點,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尤其是水深。碧潭橋上游,他們大張旗鼓的搞了那麼偉大一個攔水壩,水深也不過四到五尺而已。橋下這個不起眼的地方,有什麼期待的?

  直到親自下竿,這才驚覺到,溪釣釣了幾十年,對溪流居然是這樣的一無所知!那天一下竿,調著釣棚深度,從三四尺一路往上調,越調越是心驚,我原來是個徹頭徹尾的的半調子──半調子的鄉下人、半調子的員工,更是半調子的溪釣成癮者。到今天,工作還有,魚也還釣得到,那真是本世紀最大的奇蹟!為什麼?因為我完完全全的看走眼。那個不起眼的潭區,水深居然破丈,十五尺竿的浮標,都調到接近竿尾才觸得到底。

  我的釣組通常都是貪線的,總覺得線貪越多,中魚機率越大,博魚的迴旋空間也越大,藉此來抵消我那超誇張的揚竿動作──雖然不致到後山找魚,但小魚朋友被我用力那麼一扯,嘴唇拉斷,滿水裡找假牙大約是免不了的。一直以來都想改掉這個壞習慣,尤其是專釣竹篙頭以後,釣到的魚都放回水裡去,總不希望一次就把魚兒嚇到對魚餌畏如蛇蝎,從此以後不就餌!一個釣點若只能釣個一兩次就要駭眼拜,就是釣到美國去,釣點也是不夠的。

  那天跟老友探釣點的時候,就看到溪邊擺放了成排成列的石粽,那是構築護溪工程,把溪床搞一個天翻地覆用的。看到這個玩藝,我的心情就大大的蕩下來了──這幾年來,見過不少的溪中工程的毀滅,殘存的管他是生態工法、傳統工法、自然工法還是未來工法的遺跡,總讓我低迴不已。既然溪流的變才是唯一的不變,他們為什麼非要去湊上一腳不可?又既然這些工程在可以預見的短時間內都會被沖毀,又為什麼非做不可呢?

  在這個釣點釣了兩次,各只釣上一個竹嬰兒,卻看到成群結隊,數量極大的烏仔魚。這時心裡早有個底,烏仔釣場不是我的地盤,加上石粽的工程一直在逼近,轟轟隆隆的挖土機聲震著耳膜,心中對這個釣點有些許的感慨。我見到釣遊的可能性,我來啦!我發現他不是我的地盤,而且正在被摧殘,所以,就是這樣啦,就是這樣駭眼拜啦,碧潭橋下潭!

附記:近期若有難得的空閒時間,多半窩在碧潭高速公路橋墩下玩竹篙尾。那兒有一票專業釣手,釣溪哥的。我每次去都兩個小時左右,看到他們收竿時,總是好幾斤的小溪哥。

  我並不羨慕,溪哥從來不是我的目標魚。我只是訝異,他們每次都把為數頗多的魚帶走,吃得完嗎?且釣點是個出水口,水量大時,有人會趁機排廢水,這魚吃那麼多好嗎?

  後來跟他們多見了幾次面,知道彼此不會互相干礙,這才說出心中的疑惑。得到的答案是心中早就有的想法──原來有專門的人在收,價格多少不知道。這些被收走的溪哥,應該就是附近地區山產店的炸溪魚吧。友好圈中若有嗜好炸溪魚的鮮美的,請淺嚐即可,千萬別多吃!

碧潭橋下潭,看起來普普,卻深得很.遠處石粽排得整齊,又要"護溪"了!

往下游看,四部吊車排得相當壯觀.作釣中還有時間拍照,可見釣況如何了!

高速公路橋墩下釣的竹兒們,時間不長,數量不少,魚體很小.

正常水量排出來的水,不算乾淨,總是水的顏色.

不知是誰趁著水大時排放的不知什麼的廢水,專業釣手就在這兒釣的!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1 個回應 to “22.駭眼拜碧潭橋下潭”

  1. 公子小白 says:

      那廢水看起來很補啊,黑得很像大補帖煎出來的湯,溪哥吃了這種補湯,若不把它們釣起來給人吃掉,等它們長大以後很可能會變成怪物來為害人類,所以專業釣手們釣它們去給人吃是在做功德。問題是,人吃了吃大補帖的溪哥,會變成什麼?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