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蛀不落格(四)-大拜拜與圓仔湯

文章作者:Sam
發表時間:2010/04/10 19:50:12
文章分類:牙蛀不落格

  一如往常,我心不甘情不願地走進台北國際會議廳,為採訪牙醫團體所舉行的會員代表大會而準備。今天是星期日,現在時間上午九點鐘。迎賓大廳早已湧入大批牙醫師,一邊辦理報到手續,一邊東家長西家短地與同儕聊起天來。令我意外的是,門口竟然停著一排SNG車,喧囂的會場上,隱含一股不尋常的氣息。

  M型化的社會 M型化的獲利模式
  全台牙醫團體,光登記有案的法人單位,如公會、學會、校友會等,至少就超過一百個,還不包含自發性的聯誼組織。各牙醫團體每年舉行的會員大會,特別是規模較大的公會,如會員人數超過二千人的台北市牙醫師公會,就變成另類展現實力、比拼面子的重要活動。

  醫師法規定,各科醫師每五年得向地方主管機關更新執業證照,前提是必須修滿一百八十個再教育學分。為方便牙醫師們進修,各牙醫團體舉行的代表大會,多會合併辦理學術演講,甚至招商舉行牙材展。這是雙方互利的,對牙醫師而言,可藉由這次機會與同儕們聯絡感情,打聽市場狀況,並補充不足的學分。對主辦單位而言,舉行學術演講,可收取大筆的報名費,如果再加上牙材展出租攤位所獲得的收入,最高可以帶來數千萬元的利潤。大環境愈是不景氣,特定族群的錢反而愈好賺。

  補充一點,對筆者而言,採訪這次活動,固然是職責所在,但我個人也希望藉由這次機會,認識更多牙醫師與牙材廠商,以期在未來的日子裡,能爭取到廣告合作的機會。在採訪過程中尋求商機,是網路乃至其他非主流媒體的重要獲利模式。站在經營者的立場想,養一個記者的成本實在太高,但若是這名記者可以為公司開闢財源,不但有機會打平該筆人事費用,業務手腕較好的,更有可能反過來為公司獲取利潤。誠然,站在新聞專業的角度,付費新聞的公信力必當大打折扣;但站在商業的考量,特別是我們這種獨資、小規模的網路公司,卻是賴以生存的經營之道。

  謎底揭曉 政商名流蒞臨會場
  話說回來,我進入這個圈子近二年,從來沒看過電視台記者前來採訪,這倒引起我的好奇心,向熟識的醫師朋友打聽,才知道原來兩位有意角逐台北市長寶座的政治明星即將來訪。選舉在即,時機敏感,也難怪記者大哥大姐們願意千里迢迢來此守候了。

  果然過沒多久,兩位台北市長擬參選人,就在隨扈以及支持者的前呼後擁下,一前一後抵達大會現場。主辦單位很有技巧地錯開兩人進場的時間,先後祝福他們「高票當選」。我心想,台北市什麼時候有兩位市長了?選舉將屆,除了準市長參選人外,許多議員、立委、部會首長也陸續抵達演講會場,與牙醫會員們握手寒喧,凍蒜、連任的歡呼聲此起彼落。

  牙醫師屬於社經地位較高的族群,是政治獻金的重要來源。更由於他們是第一線接觸民眾的醫師,背後蘊含龐大的人脈,尤其得罪不起。國內牙醫師總數不足一萬二千人,卻必須為二千三百萬同胞服務,平均每位醫師服務的患者數達二千人之多。難怪每次看牙齒都要預約掛號,等待時間有時更長達二、三個星期之久。牙醫師簡直就像是地方上的另類意見領袖,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口袋夠深。也因此,每逢重要選舉,牙醫師聚集的場合總不難看見政治人物的身影。

  大拜拜與圓仔湯 大會另類特產
  牙醫團體所舉辦的會員大會,特別是那種規模較大、有能力同時辦理學術演講與牙材展覽的,被牙醫界戲稱為「大拜拜」。或許是拜兩岸三地交流日益頻繁之賜,來台參訪的中國籍牙醫師愈來愈多,每逢大拜拜期間,都有對岸某某學會、公會的「領導」、「主席」、「委員長」前來拜碼頭。由於中國大陸實在太大,光沿海地區就有數不清的牙醫組織,也不清楚對方的來歷,總之遠來是客,主辦單位還是得行禮如儀地逐一介紹每位來賓。台下觀眾早已聽得昏昏欲睡、呵欠連連,卻又不得不耐著性子堆出笑臉,跟對岸朋友道一聲「早上好」!

  俗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枱面上的大拜拜是一回事,枱面下的大拜拜又是另一回事。對於握有龐大預算,具實際執行力的牙醫師公會而言,召開代表大會,意謂著人事即將大改組,其中真正握有實權的理事長、健保審查委員會主委等職務,更是人人搶破頭。過去各派系為了爭奪理事長大位,偏激者每每使用造謠、抹黑、密函等手段,辛辣的程度,比起八卦雜誌簡直毫不遜色。這幾年因為牙科開業環境大好,牙醫師的工作量普遍增加,收入也跟著水漲船高,參與公眾事務的熱情大為縮減,派系鬥爭的狀況才逐漸改善。

  稱呼牙醫團體舉行的會員代表大會為「大拜拜」,固然是因為現場人潮洶湧,彷彿廟堂裡的香火鼎盛一般。更深層的意涵,則是要會員們趁早向新科官僚朝聖,畢竟一朝天子一朝臣,罩子放亮點,才有機會在爾虞我詐的人事傾軋中脫穎而出。然而儘管預定接掌大位的牙醫師及所屬派系,早已事先搓好圓仔,但在選舉結果出爐,將圓仔湯正式端上桌以前,卻是人人有信心,個個沒把握。畢竟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朋友,在關鍵時刻被自己人出賣,倒打一巴掌的前例實在不勝枚舉。

  或許真的是衣食足然後知榮辱吧,為五斗米折腰的我,無法瞭解為何衣食無缺的牙醫師們,竟會為了一個虛名爭得你死我活。對我這個小小記者來說,闖蕩職場最快樂的事,莫過於業主在廣告合約書上簽字、付款,下個月公司發薪水時,業務酬金可以再加一筆。

  後記 令人意外的插曲
  幾個小時以後,兩位準台北市長參選人先後蒞臨牙醫師公會會員代表大會、雙方陣營隔空叫陣的新聞紛紛躍上電視,並發生一個插曲。原來各家媒體不約而同地拿兩位參選人出場時的聲勢做文章,我從頭到尾參與這場活動,其中一位參選人確實較會帶動現場氣氛。群眾魅力關乎個人風格,與施政品質、當選與否沒有直接關係,然而這樣的報導內容畢竟太過敏感,聽說主辦單位因此接到不少關切的電話呢。

  又過了幾天,我到老闆新開設的「旗艦級」診所開會,遇到剛到職不久的聘雇醫師。她對我說,她在會員大會上有看到我,看見我拿著相機忙進忙出的,「覺得很好奇。」在牙科診所裡,聘雇醫師的地位僅次於院長,在牙醫師的眼中,診所裡除了醫師以外,其他人不管做什麼、對公司有何貢獻,一律稱為助理。我只得謹小慎微對她說,我在採訪。她一聽之下哈哈大笑,直說不過是開個會,何必大做文章,又有多少人會看呢?我聽了苦笑一聲……

牙蛀(四)之1

主流媒體記者千里迢迢前來採訪的原因一……

 

牙蛀(四)之2

主流媒體記者千里迢迢前來採訪的原因二……

 

牙蛀部落格(四)-補1

媒體大哥、大姐們,您辛苦了……

 

牙蛀(四)之3

學術演講學員報到處,出現「塞人」的盛況……

 

牙蛀(四)之4

為吸引買家 (牙醫師)的注意,參加牙材特展的廠商,莫不挖空心思,有的甚至粉墨登場,化身那美人,噱頭十足……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4 個回應 to “牙蛀不落格(四)-大拜拜與圓仔湯”

  1. Sam says:

    +1
    抱歉,隔了那麼久才又擠一篇文章出來(齊王大人,請原諒偶)
    由於篇幅較長,試著下副標,希望看起來比較不會吃力
    又,本來想附上照片,但覺得太敏感,算了……

  2. Sam says:

    +2
    反覆看了看這篇文章,寫得七零八落的,反正文字已經表達得這麼清楚了,乾脆放上照片吧。哈。

  3. 公子小白 says:

      正想和閣下打個商量,如果能弄些廣告費來滋補一下,照片就請用力貼。閣下既然先斬了,依偶棉的交情,後奏就從略吧。
      這一篇真的很長,我老人家耐力不足,要分兩次才讀得完。方便的話,是否將它分成兩三篇,這樣照片也可以多放些…理想狀況是,第二篇開始以後的照片能弄到廣告費(偷偷告訴你一個公開的秘密:五都市長的準參選人每個都有大把銀子要亂撒,他們現在一定很大方,選後他們就不鳥人了)。

  4. Sam says:

    to齊王︰
      我和牙醫師、牙材廠商比較熟。雖然五都選舉的熱度、廣告需求度、背後的財力都比較雄厚,但一時要切進去卻是有些困難……
      廣告是一定要的,我心中想做的,比廣告多更多。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