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南風-現報

文章作者:公子小白
發表時間:2010/02/02 23:29:40
文章分類:台諺傳說

  有關氣象的台諺,準確度都相當高,先人長期經驗的累積即使沒經過科學的檢驗,至少還有統計上的意義。前天早上在院裡整理花草,臘月的下旬,陽光竟然火辣辣的,午前就吹起陣陣南風,穿著短袖上衣,還熱出一身大汗,腦袋裡立刻浮起「十二月南風-現報」這句台諺。

  雲嘉南平原位於大安溪以南,理論上已稍脫離東北季風的威力範圍,不過嘉義縣境的平原凸出於台灣海峽,冬季的東北季風由海峽北方直接灌入,這一帶經常是台灣平地冬天最低溫處;筆者童年時,幾度在寒冬的早上,看到田溝裡結著半寸厚的霜。這樣的季節,天氣很好時,沒有東北季風,頂多是吹東風,一旦出現不合時宜的南風,等著瞧吧,一兩天之內,天氣就會起變化。

  果不其然,兩天後的今天,不但氣溫降下來,連天空也灰濛濛的,想像中,台灣北部和東北部,大概又要飄下令人厭煩的冬雨了。

  「現報」大約是現世報、立刻有報應的意思,除了氣象之外,我們也可用「十二月南風」來形容某人的作為。我命中帶著「十二月南風」,累積多次的慘痛經驗,有了自知之明,早已認清自己不是個好人的事實,也因此不(起碼是不敢明目張膽)做壞事。有的人自以為是不世出的好人,不論做了什麼事,甚至該做的事都沒做,他也都自以為是做好事,如果後來沒有得到他預期的掌聲,他就會抱怨「好人沒好報」,基本上,這也是個「十二月南風」的人。

  這個季節的雲嘉南平原,入夜後到隔天早晨八九點,也常有濃霧,台諺有云:「濛若開,會曝死烏龜;濛若未開,得披棕簑」。濛者,霧也。披字非正字,正字音為ㄇㄨㄚ,不知是哪個字。早晨的濃霧若及時散去,當天必定是可以曬死烏龜的艷陽天,若濃霧遲遲不散,過午就可能下雨,要披著棕簑才能出門。這裡的「龜」字須轉音,同台語的「規」音。

  現代科技發達,即時或短期氣象預報十分準確,這些台諺已少有人在意了。話說回來,就算想在意可能也在意不起來吧。這話怎麼說呢?

  上個月的某個大晴天,吃過午飯後,有位開著轎車的年輕人,在我家門口停車,下來問路。我說,往前直走,到了四線大馬路,往南邊走,幾公里就到了。那年輕人道了謝,轉身要上車,又回過頭來,說,請問,南邊是哪一邊?

  可別以為只有年輕人才有這問題。幾個月前,二姐從台北搭高鐵回南部,我去高鐵嘉義站接她,到了高鐵站,等了十幾分鐘沒見到人,手機響了,二姐問說,你在哪?我說,在高鐡站的西邊,等很久了。二姐又問,西邊是哪一邊?我說,現在是下午,太陽的那邊就是西邊。二姐又問,太陽在哪裡?

  東西南北都分不清,大概也是現代台灣人的特徵,可能,我們的教育認為方位這一類的東西沒什麼營養吧。有一件我深感自豪的事,數年前吧,除夕前一天晚上,從台北回嘉義過年,為了不想在高速公路上塞車當呆瓜,我走三號公路,而且繞進山區的岔路,避開所有較熱鬧的市區,只靠一張地圖和一具小小的指南針,由兒子導航,跑了近三百公里黑漆烏麻夜路,沒有任何冤枉路,順利到家。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5 個回應 to “十二月南風-現報”

  1. 舒一 says:

    印象中,台語的"龜"字只要音轉唸"規",好像就不是指水陸兩棲的那種龜,尤其前面再加個"烏"字,那就幾乎都指龜奴的龜了。但在這裡,似乎又是個例外,這個會被晒死的烏龜,雖然音轉,仍是兩棲類。
    如果想得不離譜,這應該跟漢語系統的音韻結構有關。杜甫的詩"春望"最後那個字"簪"就唸不捲舌的"針",但他平常唸不捲舌的"詹"。又如"一"或"看",也都有平仄兩種讀音,在平仄音律的使用上其實滿方便。

  2. 公子小白 says:

    To 舒一:
     沒錯没錯,此諺中的龜字,另有玄機。但小弟對為規(龜)之道不甚了了,想像中,規族應是晝伏夜出的夜行動物,專門獵食違規的倒霉鬼,搞不懂為何大太陽會曬死他,如果連晚上都會被曬死,白天的大太陽一定更恐怖了。沒有瞎掰的依據,不敢亂放厥詞,只能以單純的韻來看待這個問題。

  3. Sam says:

    to齊王︰
      有關三號公路的走法,小Sam我要跟您多請教。
      國道燈火通明,路燈下盡是動彈不得的車輛。搖下車窗,我還真想與鄰車駕駛打聲招呼呢。
                 剛從塞車惡夢中驚醒的小Sam留。

  4. 公子小白 says:

     三號公路俗稱山線,也是重要的南北縱貫線之一,早年為二線道,現在大部份路段已拓宽為四線道,是重機族的最愛路線,由台北到屏東,沿線諸多台灣重要的風景區,非假日的話,整條路沒幾部車,邊走邊玩,也是開車駕駛的一大樂趣,值得走走。
     另,台灣的公路有一種關於東西南北的人為標示法,也值得一記。原則上,南北向的道路編號為單數,東西向則為雙數,縱貫全國的道路編號為一位數,連接若干縣市的縣際道路編號為兩位數。南北向的道路里程由北向南遞增,東西向較不一致,但大體上都由西往東遞增。市區的道路則是由市中心向外輻射,越往市郊走,建物門牌地址號數越大。

  5. Sam says:

      忽然想到一則時事,當成笑譚與版眾分享。
      話說小Sam我今天(2/22)去台北縣政府洽公跑文件時,與幾名看似縣府員工的青年朋友共乘一台電梯。其中一位戴眼鏡的男士語帶玄機地問另一位女士,「聽說今天某人要在六樓大禮台『宣布』!」女士接口說,「報紙頭版有寫呀?還要宣布什麼?」
      那位男士哈哈大笑,「宣布退黨(參選)!」我一旁聽了也忍不住偷笑。結果一出電梯,不知怎麼踩到路旁的積水,差點跌了個狗吃屎。十二月南風,現報。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