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埭魚堀溪傷情記

文章作者:竹篙頭
發表時間:2010/02/03 18:26:25
文章分類:竹篙頭釣遊記

  竹篙頭的坪林釣遊中,最傷感、最不願動筆去寫的,就是埭魚堀溪了。這個釣點我去過的次數非常少,而且集中在09年五月的上旬和中旬之間;在這之前沒去過,在這以後,我想應該也不會再去吧!除非……,這個除非的難度太高,跟坪林完全解除禁釣的難度大約相當吧。台灣的溪流一旦被宣告禁釣,就是廣成子的翻天印也奈何他不了的!

  我一直對坪林的北勢溪主、支流都抱著相當美好的印象,溪相美、水質好,魚兒多、魚體大,幾乎沒看見過電毒網炸的惡客。初訪坪林到現在,將近二十年了;拎仔網在金瓜寮溪剪過一件,在闊瀨茶園看過殘網一件,其他在溪中惡搞的行為就再沒見過了──這是我喜歡坪林最重大的因素,可以說我對自己的要求不高,對環境、對人性的要求則相當嚴,因此常被別人的惡搞惹怒。我很清楚這樣不好,但就是改不過來,所以盡量避開人群,找魚兒們作伴,算是一種移情吧!反正眼不見為淨,對水中的竹兄弟多在乎一點,對陸上的同胞就少火一點了。

  然而我還是火了,而且火不小,因為埭魚堀溪是我第一次確切知道有叉魚的北勢溪釣點。第一次踏上這個釣場,看到這麼大一個潭區,心中的興奮是無以言喻的。這個潭區的規模,怕只有那個什麼之旅的人工潭可以相提並論吧!急急忙忙的下竿,釣了半天的結果,卻絕大多數是小石斑,像樣的竹兄弟一個而已。我是一向不信邪的,過了兩天再去,結果相同;再過一週,約老友同去,結果還是沒變,但我的心情卻大變了。

  跟老友同去那天,我先離開,隱約感覺上游有兩個人也在作釣。我沒怎麼在意,溪邊碰到的,不就是釣友嗎?當天晚上,接到老友的電郵,才知道那兩個人是叉魚客。他們手上拿的不是釣竿,是魚叉!因為有點距離,所以我看不出來。他們應該算是有點格調的叉魚客吧,直等到老友收竿才下水。我很傷感,那是一片美好印象被打破的失落,因為這是坪林,我心目中的竹篙頭聖地!

  不管我的心情如何,我終於面對了不願意面對的真相!一直以來,釣魚網頁上傳得沸沸揚揚的在地人惡搞情事,我終於親身面對了。可慘的是,確認坪林有叉魚行為之後,我又接二連三的親眼見到叉魚客的身影,跟他們打照面,甚至不得不跟他們對話!從林園營地、長青營地、粗坑營地、虎寮潭、大舌湖到闊瀨茶園,09五月初到十月底的這個釣季,幾乎每次去都會碰到叉魚客。我一方面驚訝於叉魚的大流行,一方面更對護溪禁漁的官方說法感到萬般的無奈。

  最誇張的一次,是在粗坑營地碰到的。那時大約下午兩點多,我釣著釣著,從上游來了一對打赤膊的兄弟,肩上腰際都刺著龍鳳的圖形。那些刻在身上的美麗的藝術創作,呈現出身分地位的不同,等閒冒犯不得的。雄偉的身形,配上美麗的圖樣,已經夠嚇人了。這對兄弟似乎先行演練過,一個在水裡追魚,另一個在岸上找人「聊天」!既主動聲稱是新店來的,又說叉魚是下水搏命的事,必須練就一身的本事,政府即使不鼓勵,最少也不該禁止的。

  我就自己一個人,正在為找不到竹兄弟而失落,又碰上這麼一對兄弟檔(從臉形、身形看來,這對兄弟應該是真正的是兄弟,不止是俗稱兄弟的那種兄弟,雖然我很確定他們絕對是俗稱兄弟的那種兄弟),整個心情就完完全全的蕩了下來。二零零九是我釣魚生涯中,最悲苦的一年;這一年的悲苦,就是從釣季一開始的埭魚堀溪開始的。我非常痛恨美好的印象被打壞,很多時候,我都寧可閉著眼睛不看。埭魚堀溪打開了我的眼睛,逼著我看了不喜歡看的現實,這個特大的瘡疤,短時間內恐怕是難以恢復的吧!

 01

 遠看埭魚堀釣場,不覺得大,實際上很大,上方牌樓位在台九線上.

02

潭區的形成,也是因為下游有人為攔擋的緣故,差別只在沒被拿來當營業用. 

03

埭魚堀溪的溪相不差,但比不過北勢溪主流;水還算清,也比主流略遜.

04

從"大林橋"上往上游看,遠處若隱若現的小牌樓下方,就是大潭釣場.畫面右前方那位溪仙不小心入鏡,拍完才發現他閣下,細看之下,大有獨釣寒江的味況.

05

"大林橋"下游完全禁釣.右岸有觀魚步道連接到橋頭,但知道的人較少.

06

釣過三次,像樣的竹兄弟總是這麼孤單的現身.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6 個回應 to “21.埭魚堀溪傷情記”

  1. 阿醜 says:

    竟然會有人跟我一樣愛釣竹篙頭,而且以竹篙頭為目標魚,真是讓我太高興了,遇到同好

  2. 竹篙頭 says:

    是丫!這真是太難得了!我這裡連我共四個人,都是竹迷竹痴,能碰上同好,那是再高興不過的事了.因是初識,不敢相約,但若能得知大駕一向在哪兒找竹兄弟,心中的高興就更難以言喻了.

  3. alex says:

    我也是喜愛竹子的強大拉力。
    但都是用小湯匙在作釣,從來沒有用手竿釣到過。想必一定是很過癮。
    不知版主是如何調配餌料的??

  4. 公子小白 says:

    To alex:
     歡迎光臨指教。
     傳說網誌的版主不愛釣魚,只愛吃魚,他不知道魚餌是什麼東東。
     有關餌料的配方,請參閱本網誌【釣境傳說】/《竹篙頭釣遊記》/〈秀朗橋記〉一文,以及該文章後頭之迴響。
    謝謝。

  5. 阿醜 says:

    to:竹篙頭
    抱歉,我現在才看到回復的留言
    我通常釣竹篙頭都到深坑,基隆河上游或是烏來做釣
    釣竹篙頭都是因為釣苦花釣不到,療傷用的

    我也很想跟你們幾個竹篙頭同好一起做釣,那絕對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只是我用的餌料是大家最討厭的"紅蟲"
    通常只要這種餌出現在釣場,其他餌都沒有作用了,不管別的餌有多殺,也只能看用紅蟲的釣者拉魚
    所以我通常都不好意思約其他人去釣竹篙頭,除非他願意跟我用同樣的餌,不然場面會有點難看

    不過因為小弟家的魚池剛完工,現在努力釣馬口魚回家養,就沒有多的時間釣竹篙頭,且因為天氣炎熱,釣竹子很曬,有可能會在秋天過後,再來釣釣竹篙頭,享受一下他的拉力

  6. 竹篙頭 says:

    好幸福,家裡能有魚池!我看過最幸福的魚池在虎寮潭,過橋左轉那個人家,就在吊橋下方,有一次不小心路過,看得我目瞪口呆,久久不能自已.
    那是五六年前的事了,近幾年釣興和釣感好像都有點變化.以前看到水一定得趨落去,現在好像做個旁觀者也可以了.當年那個不大的池塘裡數量大到令人驚訝的溪魚,現在也可以平心靜氣的看了.也許哪一天,再進一步進化,會有釣是釣,不釣也是釣的心態出現,那應該就是無比的幸福了.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