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兩個極端之間

文章作者:竹篙頭
發表時間:2008/09/24 22:45:33
文章分類:戀戀竹篙頭

  重來坪林之前,其實已經有滿長一段時間都在尋找竹篙頭的踪影了。魚釣得夠久就知道,設定單一魚種當對象魚是很必要的。這跟生命中的目標設定一樣,目標太多,代表生命內容太貧乏;越有內容的生命,目標越是單純,不會在這個那個、那個這個之間擺盪。我設定竹篙頭為對象魚,是基於老友的引介和拉拔。自從不再迷戀炸溪魚的美味,出門釣魚就是一派輕鬆;釣多固然快樂,釣少甚至釣不到也沒什麼壓力,既然是純粹的遊戲,好玩就好。魚不好玩,那就玩景色;景色沒得玩,那只能怪你自己選錯釣點。

  雖然有了平常心,一再的釣不到魚也還是很累。我自己釣不到魚無所謂,可是回到家被老婆大人在有心無意之間,問一聲「釣果如何」,那個老臉就很掛不住;於是老友的步數就順理成章的變成我釣魚的重心。那段時間,老友跟另一位比較少見面,但也絕對是老友的老友,正瘋狂的迷戀著大竹篙頭的拉力。他們在南勢溪烏來下游的巨龍山莊附近發展出溪釣的另一種釣法,目標就是針對二十公分以上的竹篙頭。

  溪釣大致上分為漂流釣和沉底釣,釣法和對象都不同。漂流釣用短小的圓椎形輕溪標,軟竿、細線、小鉤鉤,通常釣點選擇在水流速度較為平緩的瀨區,讓浮標隨水漂流。若是高手,他們會先設定浮標的漂流區域,拋竿下水,浮標立正的點在十點鐘方向;讓他自然的向下游漂流,到了兩點鐘的位置,不管有沒有魚吃餌,就揚竿重來。這是在水裡的建立固定的用餐區,附近想吃餌的魚都會主動向這個區塊聚集。

  我就曾經在坪林見過真正的漂流釣高手表演,他兩手各一支十二尺竿,左手竿九點到十二點,右手竿十二點到三點方向,就看他一手下一手上,釣到魚時,釣竿輕晃,子線線端巧妙的甩到手邊,拇指和食指同時微伸,就夾住釣鉤鉤柄輕輕的一抖,把魚兒抖進網子裡。接著,輕輕擠一下下糊餌的射筒,鉤鉤沾了點餌料,輕輕一揚,另一次作釣又開始了。就這樣左手進右手出,右手進左手出,前後不過半個鐘頭的時間,感覺經釣上四五十條魚了,看得我是目瞪口呆!這是漂流釣的最高境界,但是有個缺點,所釣的魚絕大多數都小,十公分以上的已經少見,標準的以數量取勝;或許多年前這釣法也可以釣大個兒的,不過那已經是釣魚界的上古史,可能跟侏羅紀同一個時代吧!

  站在漂流釣另一端的,無疑就是沉底釣了。一般常見的,是用比較硬、比較重的長竿,母線底部綁上重重的鉛錘,鉛錘上方五到十公分處綁上子線和鉤鉤。這是專門針對急流裡的魚兒設計的,作釣時,用鉛錘去敲激流底部的石頭,吸引魚兒注意;鉤鉤上鉤著土司當釣餌,對象魚主要是苦花,尤其是釣魚網站上,釣友們戀戀不忘的呎花。

  我也曾在坪林大舌湖那條小支流見識過沉底釣的威風,那條支流是夠小的。當天我帶著家人、朋友從粗石斛吊橋走到漁光派出所,算是郊遊。途中看到一個中年人,手持十八尺硬竿,在那兒賣力的釣著。小溪兩岸是築著堤防的,高度大約一米多兩米吧;那位仁兄的十八尺竿算成公制有五米四,揚竿的時候直指天空,那景象令人不得不注意。我大惑不解,溪流那麼小,頂多十二尺竿就夠了吧!是我的話,我根本連十二尺竿都不會用,九尺就綽綽有餘了。

  等走近看他的動作,這才知道他用十八尺竿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他走的步伐是刻意的小心翼翼,唯恐驚嚇到溪裡的魚兒們。以我的經驗看來,這條小支流那麼小,又沒有像樣的潭區,根本不會有像樣的魚,有必要這麼煞有介事的傳出大傢司來搞嗎?果不其然,我去程回程各看了一會兒,他閣下釣到的魚看起來應該是苦花沒錯,可是每一個都是火柴棒大小!

  看著那纖細如鱗片的小傢伙被他放進魚網,我悲哀,我難過,我覺得天下間所有釣者──尤其是沉底釣者的臉面,全被他閣下一個人丟光了。當時我有一股衝動,很想告訴他,要釣這種迷你的小朋友,不必跑這麼遠,北宜高坪林交流道一下來最近的潭區就是磨壁潭,那裡有一條比這一條還小、還短的小支流,前前後後三四個小潭區,就有比這裡大得多又多得多的苦花「栽」啦!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