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闊瀨茶園記

文章作者:竹篙頭
發表時間:2009/06/18 06:25:41
文章分類:竹篙頭釣遊記

  第一次在老友的帶領下到達濶瀨茶園,很驚訝,沒有筆直峭壁直削下來的潭區,怎麼會深到這種程度!原來他以前也是岩壁,只是久經溪水沖刷,岩壁上方坪雙公路路基的部分泥土被沖進溪中,岩壁沒了,溪床還是夠深;雖然很深,聽說早已不是原始的樣貌──原來的溪床還要更深得多。事實上現在闊瀨茶園的溪岸非常平整,早已不是當初第一眼的樣子,但仍然讓我感慨良多。

  溪床是活的,不斷的變是他唯一的不變。溪床會變,兩種理由,一個是溪水的沖刷,那是無時無刻不在進行,永遠的現在進行式;另一個是人為的「建設」,那是無時無刻都有人期待他被進行,永遠的現在期待未來式。闊瀨茶園現在的溪床,就是「建設」的成果,也就是成了過去式的現在未來期待式。有一段時間,老友總是抱怨,北勢溪從大舌湖茶園以下,相熟的釣點,水都有些乳白色,不曉得是什麼原因。

  不多久,兩人相約到闊瀨茶園,看到嶄新的邊岸,我覺得我已經找到下下游水色乳白的原因了,他們用自然工法施作,上下兩排相距一人多高的堤岸立在水中;可以想見,下下游水色乳白,則大舌湖茶園以上,上下游和中下游的水色,應該是乳黃的吧!那陣子流行自然工法,聽說對環境的破壞少,又可以維持較久。說是這麼說了,不過兩三年的時間而已,那上下兩排平整的自然工法施作出來的溪岸,又被水沖刷得跟我初來時相差不多了,只留下幾顆岸邊石標誌著人為建設自稱自然工法的痕跡。

  那天老友和我兩人此起彼落,輪流上演斷線記;我連斷四五次點八甚至一號的子線,老友斷線次數大致也不在我之下,只差在他沒有連續出糗,中間還弄了幾個竹小弟上來。會有這差別,原因應該是我的釣餌搓得大又硬,小魚兒吃不下,能把我釣餌連同浮標拖著跑的,絕對是大個兒。大魚就餌,我揚竿又不曾撙節力道,接連放槍本是意料中事。離奇的是,這裡到底有多少大傢伙,才一個早上而已,居然兩人合演近十次的放槍記。老友搏魚是我見過的溪釣一絕,魚兒要搞斷他的釣線,真的很不容易;但事實就是他也接二連三的斷線了,為什麼呢?

  除了吃餌的魚個兒大,水太深應該是主因。水深,線繃得緊,緩衝的間隙就沒啦。後來曾在這裡釣起三斤重的鯉魚,也釣過拉到水面才放槍給跑掉的鯉哥,看樣子四五斤跑不掉,魚個兒大是很確定的;至於水太深的影響有多大,那就不敢說了。但是有大魚也未必是好現象,斷線過後,老友和我都是鐵齒者,一而再,再而三的往這兒跑,準備了對付大傢伙的釣竿和釣組,但是大個兒就很少再上當了。我不太相信魚兒會有那麼好的警覺性,美味當前,我自己都未必忍得住。

  有一次帶著一家人一起去,成了真正的釣遊,我釣,他們遊。孩子套上泳圈下水,大人在岸邊招呼,我則悠哉的下竿垂釣。可是魚都不來吃餌,我以為是孩子們在水裡玩,驚嚇到魚兒們;或者是大人同來,不是狐假的虎威可比,連水中魚都被嚇得屁滾尿流!後來一看到票人從上游的營區下來,一直強調這兒大魚多,問他們怎麼知道,因為親眼看過。怎麼看的?戴著蛙鏡,穿著蛙鞋,拿著魚叉潛下水去看的!

  那不是違反坪林的溪流保育計畫嗎?是!那又怎麼樣?前陣子和老友同去埭魚堀溪,下午四五點過後,叉魚客就出現了。我不敢確定那是在地人,但是外來客誰有這個膽子?有這麼靈通還是通靈的消息管道,知道啥時候巡溪守護員不會出來巡邏?老友問他們為什麼叉魚?因為用叉的才有大魚丫!真是理直氣壯回答!溪流就在他家牆腳下,當然就由他來收成溪中的魚兒了。這樣看來,所謂的溪流保育,跟溪中的建設一樣,都是永遠的現在進行式,也同時是永遠的現在期待未來式了。

  我又多事的想問一個問題,如果叉魚是永遠的現在進行式,那溪釣客幹嘛還來?今年坪林開放釣魚超過半個月,我也去湊熱鬧時,看到他們給我的編號是四百六十幾號,我高興的問那位替代役,今天就有這麼多人嗎?哪知他回答我那是開放半個月來的總編號。我張大著嘴,這是禁釣了大半年,而且只準備開放兩個月的成果?怪不得端午節那天去闊瀨,從吊橋上看到水清景幽,完全應和了那句俗話──水太清則無魚,那麼清的水裡都看不到魚,那還有什麼好來的?也怪不得他們會肆無忌憚,愛禁就禁,開放呢?就看他高興了!

  我不算悲觀的人,就算是悲觀,也還是進取的!對我而言,北台灣最好的溪釣場絕對是坪林的北勢溪。為了這塊溪釣竹篙頭的美園地,我希望他們做的保育能有個限度,不要保育了老久,該增加的苦花、盧鰻等沒增加,只多了鯉魚、竹篙頭、大目孔、石斑這些原來就是強勢族群的魚類;若果如此,管他保溪護魚也好,保魚護溪也好,我堅持一句話──不做比亂做好!

 

 

 

坪雙公路旁的茶園,深潭就在下方

01

 

 

 

 02 自然工法的遺跡,壯觀的岸邊石

 

 

 

 03不止叉魚,拎仔的遺跡也隨處可見

 

 

 

 04三斤重的鯉哥,正常體型的竹兄弟變成竹小弟了

 

 

 05保育的結果,期待數量會增加的魚看不到.拍攝地點在茶博館前藍橋下方

 

 

 

附記:

  昨天有幸再度跟老友同去闊瀨茶園,看到自然工法的結果,不忍心不提出來跟大家分擔(當然不是分享,台灣是大家的;好的一起分享,不好的也不容許你不一起分擔)那種沉重的心情。今年因時間關係,比起往年,坪林行的次數明顯減少,但心情的沉重度明顯增加,原因不在沒得釣魚,而在幾乎每次前往,都會碰上水色變渾濁--那代表著上游有工程在做。先前總以為他們只在淺山的溪裡做這些偉大的工程,這次的闊瀨茶園行卻發現根本不是那回事,工程已經往上游延展上去了。

  近年來,不論是工程界或保育界都引以為傲的自然工法,在闊瀨茶園的施作完工不會超過三年,結果就是這樣!不知道怎麼說,看照片吧!

 

 

 p1060223_resize1中間的筐筐,應該是放著一顆一顆的石頭的!

 

 

 

 p1060226_resize施作才三年的結果,誰來處理善後,把這些"自然"的東西清理掉?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