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炮打小鳥的英語教學

文章作者:舒一
發表時間:2009/06/12 12:25:58
文章分類:教育怪譚

同樣在技職教育體系這一塊,有個令人難以理解的現象。考上技術學院或科技大學的學生,英文廿六個字母唸不完整的,根據教英文的同事的親身體驗,不但確有其人,人數也絕不是單單一兩個。這恐怕會跟十八分考上大學一樣,逐漸變成常態,不再是什麼新聞了。為了這個嚴重的病態,教育部最近又搞了一個新的措施(還是該說花樣,甚至花招?),高中畢不了業,當年不給考大學,用這樣的方式試圖維持高中教育的品質。

我不知道是誰想出這麼好的法子,或者符合當今主流表意方式的說是點子,但若要說到他的功能,維持高中教育的品質未必,倒是有個副作用值得注意,那就是明星高中可能因此而消滅。怎麼說呢?一流高中再不行的學生,他的PR值仍是九十九,卻因為畢不了業而不能進大學,這會讓那些無心讀書,有心唸大學的人鼓舞不已。少了PR99的競爭,所有人的志願(這是選填科系,按照分數排比的志願,唉!我們的志願何其多!十八分都可以進的大學,那也不折不扣,是個志願呢!)都自動往上提升。明星高中留十個就空出十個,留五十個就空出五十個,最好每次一留留個幾百個,明星高中為數不在少,這樣做給中後段學校學生創造的機會之多、之大,恐怕連繁星計畫都沒得比,所以可以稱為「滿天星」計畫。

問題是這個滿天星是滿天全金條,要沙無半條的滿法,教學品質必然隨著計畫的大行而大落,為什麼?全世界沒有人敢再淘汰,甚至留難學生了;因為你以本校的標準為難了學生,就造就了其他在你後面學校的福祉。當你知道現行的高中體制裡,會產生一流高中的應屆畢業學生考得上國立大學,卻拿不到高中畢業證書的現象時,你會訝異於我們教育的自由程度、變化程度、豪放程度,跟我們那種老掉牙的時代是完完全全的不可同日而語了。

話說這是教育部消除十八分進大學的方法,正副作用加加總總,就是一團霧煞煞,看攏無。但是世界上有不少的事,看不懂是幸福的;人家罵你,你不覺得被罵,那就不會受傷。能痴能聾和裝痴裝聾一樣,會產生一種矇矓的美;等一切看清楚了,面對殘酷的現實,那可不大好。就拿解決技職體系的大學生廿六個英文字母唸不完整這件事來說,教育部的做法給我們的感覺就是直截了當一句話,用英語學系的博士來教就得了。因為他是硬性規定的,你想成為科技大學,則高階(助理教授以上)師資比最少要百分之四十。這個「政策」行之有年,大家也都安之若素,哪知最近主政者終於發現科技大學增加太多太快,政策自然再度大轉彎,符合條件的眾多學校還得「擇優錄取」,於是那百分之四十的高階師資就變成基本門檻──有,不見得過得去,沒有,那就絕對過不去!

所以不管語言學或英語教學的博士教廿六個字母都唸不完整的學生即將變成技職體系的常態。聽過大炮打小鳥嗎?這真是最最傳神的形容!打鳥的炮彈本身會炸毀,被打的小鳥則是粉身碎骨,結果是兩者共同毀滅。教的人痛苦,被教的更痛苦;若再加上有些充滿理想和抱負的學校,非要學生通過全什麼英檢才准予畢業,情況可能就會失控到三流學校的學生為成績不好而自殺。果真如此,那就要大破中華民國有史以來最可怕的記錄了;我們知道,為成績不好而自殺,那是一流學校學生的專利。亙古以來,幾曾聽聞過三流學校的學生為成績不好而自殺的!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3 個回應 to “大炮打小鳥的英語教學”

  1. 公子小白 says:

    有位朋友不知要如何在此回應,便將他的感想mail給我,原文如下:
      這篇文章讓我覺得很感慨! 我在國中時每科都90分以上,唯獨這英文就是0放在9的前面. 我一直在升學班讓英文老師很詫異, 我對英文也不是不用功, 我想就算是英語教學的博士來教我, 也好不到那裡去,還好英文不好沒有阻斷我的求學、求職路。
      英文當然重要,我也從不放棄,所以舒一老師要是掽到我這種英文資質差的學生,請不要氣餒,至少學的慢,還是有學到一點點,對學生還是有收穫的。代我向他說聲:老師辛苦了!

  2. 舒一 says:

    老實說,我自己也很扯,大學聯考我考上英文系,靠的是數學分數.我同班同學英文數學加起來都在一百分左右,他們數學都只有十幾二十分,我一考就是近六十分.結果現在除了四則運算,我的數學是完完全全忘光了.事實上英文系雖然唸了四年,畢業以後用了兩年不到,就給晾了起來,到現在,也忘得差不多了.
    從這一點看起來,我是標準的所學非所用,呈現出教育體制裡面確實有些不合理的情況存在,我有點感覺,把他寫出來而已.今天的教育,已經不是我那個時代可比了,軟硬體方面都有很明顯的提升.問題是決策的誤失所造成的,或者即將造成的傷害,將會很難彌補–不管是對學生、對教育從業人員或整個社會都一樣.

  3. 公子小白 says:

     大作家蕭伯納曾說過:「我們希望看到的是,孩子們在追求知識,而不是知識在壓迫孩子們。」
     十八分而能考上大學,如果那孩子是在追求知識,我們該為他鼓掌;一流大學的榜首,如果是被知識壓迫而出的,我們只能慶幸他命大,沒被壓死。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