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粗石斛吊橋記

文章作者:竹篙頭
發表時間:2009/05/17 08:04:25
文章分類:竹篙頭釣遊記

  如果人生真的有緣分的存在,粗石斛很明顯的跟我是緣淺。因為緣淺,所以很難言深。但這並不是說我不常去那裡,相反的,有一段時間,我很常去。這兩年因為時間卡,家裡小朋友粘,去的次數明顯少了,但一年之中,坪林開放釣魚的半年裡,總還是會去個一兩次。那為什麼說緣分淺呢?因為粗石斛吊橋是老友的地盤,他自己去會碰上大咬,我跟他去也會碰上他大咬,我卻愛咬不咬,只能流著口水看他享受大咬之樂。

  多年來的坪林「毛飛」日子裡,粗石斛吊橋最具指標性意義,物換星移,時移世異的感慨在這裡是很清楚呈現了。當年第一次到,眼看他有吊橋;過個三五年,眼看他換橋板;到去年颱風季,又眼看他橋毀了。很難想像,經過這麼多年來的追逐,釣過的竹篙頭為數也不算少了,看到粗石斛吊橋的今昔之比,感慨也夠多了。可是真實的生活中呢,卻只看到歲月在我臉上多刻了一些皺紋,在我心裡卻又積累更多、更深的追魚的狂熱。如果說人生免不了會偏執,釣魚應該就是我一生擺脫不了的偏執吧。

  粗石斛是我初次體驗竹篙頭吃餌標準動作的地方。來到粗石斛之前,不是沒釣過竹篙頭,但總是莫名其妙的釣到,因為從浮標的動作中,看不出就是竹篙頭在吃餌。對一個號稱專釣某一種單一魚類的人而言,這是一個相當難堪的處境,瞎子摸象式的釣法,就是碰上大咬,釣得又多又大,全場都在看你表演,心中還是會有一股莫名的失落感。所以粗石斛的竹篙頭兄弟們吃餌時,讓我確認浮標標準動作的初體驗,對我而言,具有非常特殊的意義──我的浮標會先被魚兒輕輕的頂高,然後緩緩的但穩定的下沉。過程中,我一揚竿中魚,我就知道,我的釣魚生涯已經跟竹篙頭結下了不解之緣。

  那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風也沒有特別和,日也沒有特別麗,也就是平常那樣,摸魚跑出來釣魚而已。事先完全沒有什麼預感,可是就這樣跟竹字輩的魚兒結了不解之緣,釣魚的樂趣也提升了不少,尤其是可以預見會釣到什麼魚的感覺。要是旁邊有人看,你一揚竿就說,哎呀不好,是石斑;或者一看浮標的動作,就信心滿滿的說,就是你啦。等拉魚出水,說石斑就石斑、竹篙頭就竹篙頭,看著那人不可思議、難以置信的表情,那種感覺是非常舒服、甚至是很虛榮的。

  唯一可惜的是,這一切只有起頭在粗石斛發生,接下來就怎麼釣怎麼不順。常聽老友說那兒大咬,我就是碰不到;要是我晚到,那也就算了,偏偏我前一天才去,沒什麼咬,隔天老友去就大咬,聽得我是嘔在心裡口難開。有一陣子,為了怕錯過大咬,老友去我就排除萬難跟著去,你知道嗎?那真的是八字不合。同樣的釣組,同樣的釣法,同樣的釣餌,相差一兩尺遠的釣點,我就是釣不好。好,那就釣點互換;奇了!我還是釣不好。那天火大了,乾脆不釣,就等著老友釣起魚來我當攝影師。

  世界上不該有這樣的事情!那天是釣界艷羨的「爆網」,氣人的是,網子是我的,魚卻是老友釣的,真實的情況是--老友釣爆我的網,能說什麼?我那天拍了不少老友搏魚的動畫,我為老友高興,也為自己難堪。說老實話,要不是後來大舌湖茶園有一兩次經驗,我釣得稍好一點,我真的會衝動的衝著這一點,從今以後不釣魚!

  平心而論,粗石斛吊橋這個釣點有個致命的缺點,他太open了。釣點就在吊橋左近,吊橋本身又是大舌湖步道的主要通道,在那兒碰上大咬,很容易風傳出去。一傳出去,那就是釣場的浩劫了。你今天碰上大咬,明天就有一狗票人,拿著超大型釣鯊魚用的傢司是小事,那傷不了什麼。壞就壞在他的釣餌、誘餌不斷往溪裡丟,通常剛開始都還好,因為滿懷希望,所以能夠等待。等愈釣愈久,人家釣得到,我怎麼可以釣不到?耐性愈來愈差,誘餌先下(拿著超大型傢司的,通常都帶著超多的釣、誘餌);還不吃,那就連釣餌都下。那意思再清楚不過,你們這些混蛋魚兒們,我都做到這種程度了,還不給我釣上來嗎?

  這種場面我見過的。剛開始一大票誘餌「貢」下去以後,來人表情是帶著歡樂,或最少最少也是期待的。等個一刻鐘,不耐的樣子逐漸露出來;過了半個鐘頭,就如坐針氈了;要是旁邊有人釣上魚,那可慘啦,就看他狂「貢」誘餌。如果可以的話,我相信他們那堆老兄們很願意用釣餌、誘餌把溪流填平的!

  老友跟我釣魚,基本上也會撒些誘餌。我們的誘餌就是釣餌,撒的數量很有限,畢竟釣餌寶貴,沒了就沒得釣了;不過,我們撒誘餌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看誘餌在水中漂蕩的樣子,據以判斷水流的速度和方向。這是釣竹篙頭最重要的要點所在,至少以我們的釣法來講是這樣。流速和方向抓到了,下竿的好點也就自然出來了。接下來呢?那就下竿,然後等!我們的習慣,通常是經過大半個鐘頭的等待,才開始會有魚兒上鉤。很有意思的經驗,如果一下竿就中魚,而且是三十公分以上的大魚,那今天就慘啦,因為接下來有極大的可能是浮標就跟電線桿一樣,一動不動的立在那兒,看得你眼花,嘔得你抓狂。

  很值得討論的一點,別人才剛大咬的釣點,是否值得趕快再去呢?兩個角度可以考慮,第一,如果大咬的釣者是把漁獲帶走的,那該釣點的魚源枯竭了,你還盼望些什麼呢?第二,如果該大咬的釣者是把魚兒放回溪中的,那那些魚兒們才受過驚嚇,根本不敢再來吃餌,那還有什麼好盼望的呢?這是經驗談,我如果自己一個人要出去毛飛,通常我會問問老友最近去過哪幾個釣點,為什麼?他去過的我就不必再去啦。溪裡到處都有魚,你幹嘛去找才剛受過驚嚇的魚兒們的麻煩呢?讓魚兒們休養生息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須要知道很多釣點的原因所在。

 

粗石斛吊橋的釣場,畫面右方十點鐘方向,有個清泉水頭營區.

01

 

釣點就在石壁下,屬"開放式"釣場

02

 

不曉得是先釘上木板,還是先貼上告示牌?釣點在吊橋對岸,過不過呢?很兩難!

03

 

魚兒在水中掙扎滾起的浪團,溪釣不容易見到這樣的場面

04

 

又中魚!對岸那位先生當天應該跟我這個專屬攝影師一樣,也受了一場震撼教育!

05

 

當天的漁獲,可惜都不是我釣的!

06

 

釣不到,拍拍照也算"躬逢其盛"啦!

07

 

爆網啦!當天算小爆,大爆的場面我沒見過.

08

 

這是中場休息的釣果展示,全場還不止這樣!

09

 

剛在自家檔案夾發現的07年3月,新換好橋板的粗石斛吊橋

補吊橋照片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1 個回應 to “12.粗石斛吊橋記”

  1. 公子小白 says:

    一直想回應幾句話,可是,每次一想到要回應些什麼,就感到千言萬語從喉嚨頭一直憋到腳指頭。
    這樣吧,咱們打個商量,小的我把回應打造成一篇短文,寄生在閣下這記遊的分類裡,如何?
    就當是我這狗尾續閣下的貂皮,這隻狗尾毛色雖雜,但篷鬆多毛,保溫效果應近於貂皮,難看一點不要緊,實用就好吧?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