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虎寮潭記

文章作者:竹篙頭
發表時間:2009/04/23 16:43:15
文章分類:竹篙頭釣遊記

  虎寮潭以吊橋和狗齒地形著名。那裡有我在北勢溪最驚險、最痛,也因此最深刻的回憶!那是近二十年前的事了,我跟老友一路九彎十八拐的拐到坪林,再從坪林摸到這個傳奇的、神秘的釣點。印象中,當時還沒有虎寮潭休閒渡假村,就是有,也沒有現在的規模。當時的停車處,現在應該就是那個給小朋友玩的小泳池吧。停好了車,老友過橋走左邊從那個養很多苦花的民家下去,我則從吊橋底下下到溪邊。

  那時候我們一群沒現在這麼老的老友都沉迷溯溪釣,一天一兩公里的溪底路程,早上逆流溯上去,下午順流溯回來,不論漁獲多少,感覺都很美好。可這一天太特別,特別到N久後的現在,腦海都還可以清清楚楚的浮現那一幕。事情本來沒什大不了的,老友已經在對岸,我則在吊橋下的此岸。當時的吊橋下,水比現在淺、比現在清,流速也比現在平緩;而壞就壞在他看起來又清又淺又平緩,怎麼說?

  釣魚是荒山野地的休閒,我喜歡有伴,尤其是可以「鬪嘴鼓」的伴。英文的俗諺說同樣顏色的鳥聚在一起,中文也有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說法;我算相當幸運,家裡有一個伴,溪邊也有一個伴,連辦公室裡也有一個伴,而且都是優質的好伴。有伴當然是要同行的,所以看到老友在溪的那一岸往上溯,我就自自然然的想趕上。「食緊弄破碗」,是我這時的寫照吧!

  我逆溯的吊橋下,水深還不到腰際。上游不遠處,有兩對情侶在玩水,看樣子水深也在腰部上下。看了看這景象,再看看腳下的溪底,感覺上沒有什麼高低的落差,我沒多想什麼,一腳就往前跨。當我的重心從後腳(左腳)移到前腳,我就知道不好了!差一步,水深差了三四十公分之多;本來不到腰際的,水深突然間深到脖子下緣,胸口上緣。

  我嚇壞了,我不會游泳!

  就是那時候開始,溯溪只要溯到水深在大腿附近的水域,我不曾再跨步。我用腳尖輕輕的往前探,只要再深一點點,我就往回走了;狗運得很,底下是平的。我順利的,卻也屁滾尿流的到了對岸,全身濕透,背上背的釣具袋也濕了。所幸是夏天,濕透的身體只有涼快的感覺,上到岸邊走動沒多久,濕透的衣服也就乾了。不過那種浸水濕的乾法很不好受,外衣乾了好一會,內衣褲緊貼、甚至緊秥皮膚的感覺,好一陣子才去得掉。

  也就是在這一天,我極端驚訝的在吊橋上游看到吳郭魚;沒錯,是吳郭魚!我從下游往上溯,魚兒較不受驚嚇,才有幸,或者該說不幸的看到吳郭魚在北勢溪上游的身影。有幸,那是見到吳郭魚在這麼冷的水域可以活下來,讓我見識到他生命力的強韌;不幸呢?如果這個地方都會被吳郭攻佔,那台灣的溪流還有那一條是維持著原有的生態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也許可以說還好吧!粗坑營地以上的北勢溪河段,我去過無數次,也只在那一天,見過那麼一次的吳郭魚而已。事實上北勢溪的水太冷,不應該有吳郭魚的。

  那天我沒釣到什麼魚,頂多幾條小石斑而已。追到老友時,也沒提起剛剛那個歷險。釣到黃昏時候,收好了竿子,回到停車處,這才知道壞了,車子的防盜遙控器浸水,打不開車門。試了好一陣子,確實不管用了,只好用鑰匙把車門打開。這可不好,因為防盜器認定開門的手續不合法,就老實不客氣的大聲哀嚎起來。回台北的一路上就看他高興,每隔幾分鐘給你哀嚎一次;他不是在哀九彎十八拐的路太彎,是認定我是個偷車賊!

  有過這麼慘痛的經驗,我對虎寮潭的印象應該很差吧!事實並沒有,這幾年的夏天,我還滿常跑虎寮潭的,原因就在那個戲水池。付個五十元的停車費,渡假村的老闆不再另外收錢,小朋友就可以在那兒玩上一整天。這對我而言太方便了!水池深度只到成年人的大腿以下,池子四週又有樹蔭的遮蔽,水是從溪裡引過來的活水,讓孩子在那兒玩,我放心得很。何況玩累了,餓了,渡假村裡還有深得我孩子喜愛的茶凍可買,可吃。有時候碰上別人家的小朋友一起玩水,我的孩子們還會問下禮拜我們還來不來呢!

  我在虎寮潭的漁獲量一直都很有限,半天很少超過二十條。這是個二十年來一直都被操過頭的釣點,即使非假日去,也常會碰到好幾個重裝備的老兄在那兒玩。若是假日呢?你在釣魚,還會碰上玩水的人游到你釣點附近跟你問好!這時候的心裡,真個是百味雜陳;你罵他嗎?沒什麼道理,溪流是大家共有的;你跟他回禮嗎?他這麼一來,魚全跑光了,不知道你怎麼樣,我是沒這個修養。

 

 

介於茶香村和虎寮潭之間的坪安潭和新石門營地

01

 

 

右前方那棟房子就是養了很多苦花的人家,水中的吊橋倒影就是當年歷險處

02

 

 

 

遠處的平流是"竹篙頭的窩",我這年紀不太想再去挑戰了!

03

 

 

 

虎寮潭休閒渡假村新設置的標示牌,看來好生興旺

04

 

 

 

兒童戲水池,引溪流的活水注入,水質可以放心.

05

 

 

 

橋上看潭景,休閒渡假村隱在叢樹之間

06

 

 

 

十一點鐘方向的支流滙入處,是我從老友那兒學會沉標釣法的地方

07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4 個回應 to “9.虎寮潭記”

  1. 公子小白 says:

    那渡假村當時是營地,左岸吊橋頭上游也有個營地。
    還有,閣下是從水泥橋下過河的,我在對岸略有注意,只是不知道閣下不會游泳,知道的話,我會當場昏倒。
    吊橋下狗齒之間的水道,更早之前我有下水玩過,水深超過三米。那次是去左岸的高灘地營地露營,黃昏後,暴雨傾盆而下,到了晚上十點,溪水高涱,緊急拔營撤往高地。那整夜,睡在帳篷裡時,背墊下是嘩啦嘩啦地水流,上頭是劈哩叭啦的雨聲,粉恐怖。

  2. Sam says:

    天氣愈來愈熱
    懷念起泡在冰涼溪水裡的感覺……
    只不過那種不慎失足的恐懼感,
    光用想像的,還是覺得毛骨悚然

    算了,還是去住家附近的游泳池泡泡水
    順便讓眼睛吃吃冰淇淋
    更適合我這個宅男

  3. Nokomis says:

    Great work.

  4. 休閒釣客 says:

    很難想像溪釣老手卻不會游泳的…不過生命只有一條,釣魚之樂可隨時享有,還是老話一句:安全第一。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