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廟號、諡號甘苦談

文章作者:舒一
發表時間:2009/04/19 08:18:23
文章分類:校話傳說

讀中國古代的東西,時代先後順序的分辨很重要,卻也很煩人。歷史悠久只是理由之一,最大的麻煩來自於用皇帝的廟號或諡號來記年。早年讀左傳,作者部分就告訴你,他的編年記事,起自魯隱公元年,經桓、莊、閔、僖、文、襄、成、宣、昭、定,到魯哀公二十七年,共十二公,兩百五十五年。這些內容我當時是從頭背到尾的,所以也是很累人的。現在來談背這些東西有沒有意義,因為早成了“過了心事”,所以討論本身已經不具任何意義了。問題是這十二公的“公名”有沒有什麼特殊的意涵在呢?還是那些名號天生就只是拿來為難學生用的?

  我讀書一向是標準的後知後覺,乃至不知不覺。國英數理化都一樣,聽得懂是最好,聽不懂呢?簡單,那就先背下來再說。內心深處的想法,是現在不懂沒關係,我把你放在腦海,總有一天會弄懂吧!事實證明,這樣的想法是既不切實際,又太切合實際了。不切實際是因為記住而沒弄懂的東西太多,後來自自然然忘得一乾二淨;切合實際呢?那就表現在聯考成績上了。國中考高中,高中考大學,我都不被看好,但都還能考上還算可以的學校。到現在,我對我的孩子都維持一個堅定不移的看法,背多了,分數就自然來。

  皇帝的廟號是少數我背得很早,卻一直沒忘乾淨的東西。理由再清楚不過,你要分辨時代的先後順序,已經記住的皇帝廟號就不能忘;唸文史的人,這個東西一忘,就沒得玩了。張飛跑去戰岳飛、關公跑來鬥秦瓊,那太難看;就是李白跟白居易聯句,那也不成體統啦!事實上李白的鐵杵磨成綉花針和白居易的後宮佳麗三千人,那是早在原始時代就被拿來玩在一起的。

  雖然有排先後順序的好處,但中國歷朝歷代加加總總,廟號還滿多,若沒有一套辨識的方法,只為排先後順序去背諡法,什麼「祖有功而宗有德」、「好內遠禮曰煬」、「壅遏不通曰靈」、「安樂撫民曰康」、「布綱治紀曰平」等等,煩都會煩死人。偷懶是人的天性,力量當然是能省則省,不能省也要想辦法省的。我大致上把一個朝代分成四個階段――開國、盛世、衰世、亡國,皇帝的廟號大致就是配合著時代的興衰的。這個概念一建立,同一個朝代的時間先後就有個粗淺的譜了。

  看到太祖、高祖、太宗、高宗等廟號,大致可以很肯定的說,他們是開國之君。太祖、高祖沒話講,國家是他建立的,所以當得起整個朝代的「祖」輩。太宗、高宗呢?唐太宗李世民和宋太宗趙光義一樣,都不是嫡長子,卻都用了手段搶到皇帝做;李世民發動玄武門兵變,殺兄殺弟又逼父退位;宋太宗趙光義搞到他大哥暴斃,自己繼位,又沒把皇位傳回給大哥的兒子;他們都另開一個繼承的世系,所以叫太宗。唐高宗李治和宋高宗趙構,一個養出武則天,建立新朝代;一個拋父棄兄,殺大將岳飛,也建立新朝代。嚴格講起來,也都算得上是開國之君,只是開得比較沒那麼光明正大而已。至於清朝的乾隆廟號也是高宗,是否跟民間傳說得煞有介事的海寧陳家子孫有關,那就不得而知了。

  比較像樣的朝代在開國之後,總有一段太平盛世。這個時候的皇帝,廟號通常是正面的字眼,如英、明、仁、文等等,一看就知道是賢君;蓋不英不明,不文不仁,那就治理不出一個太平盛世來的也。至於哀、愍、獻、思等廟號,一看就知道是亡國之君。哀者,哀傷國家沒了;愍者,哀也;獻者,當然是把天下獻給別人,別人才肯給你一個獻字丫;思呢?那就是天下沒了,只好去思念了。

  另外還有一個類型的廟號比較討厭,都是一些朝代中晚期的皇帝,像僖、幽、靈、厲、閔、神等等,很難用一個兩三個字或三四個字的語詞來做定義。為了方便,我就這樣給他定義下去了:基本上他們不是亡國之君,但是對於國家的滅亡,一定有非常大的貢獻,所以才有這樣的廟號或諡號。僖是只顧玩樂;幽是暗,代表不知道他在幹什麼;靈是亂,可是又沒那麼亂。厲呢?太嚴苛,好聚歛,導致民眾起而反抗也。神呢?明神宗萬曆皇帝,那真的太神了。他閣下當了四十八年皇帝,超過一半時間不設早朝,不見大臣,只顧派太監幫他四處做生意賺錢。我們很難想像,在那個年代,連老百姓的生命都是他的財產(君要臣死),他賺錢幹什麼?

  廟號、諡號從商、周時代就產生,隨著清朝的結束而結束,中間經歷三千年的演化,還是有些調整和變化的。像「武」這個廟號,就很很明顯的有「虎頭蛇尾」的現象。早期的武是好的,愈晚期就愈差。像周武王,那是一個威武得很的君主,用武力把暴君趕下台。漢武帝,很會打仗,打得匈奴人叫苦連天。魏武帝(曹操)、晉武帝(司馬炎)、梁武帝(蕭衍),就好像沒那麼理想,晉武和梁武都是奪得天下以後,就開始腐化,晉武帝留下一個不成材的兒子惠帝,因此失去半壁江山;梁武帝還以八十六高齡活活餓死,標準的虎頭蛇尾。曹操呢?一向就有個傳說,說他曾經跟他兒子曹丕要「文」,可是曹丕故意給「武」,因為「文」他要留著自己用。

  歷史上最後一個「武」的廟號給了《遊龍戲鳳》裡面那條遊龍--明武宗正德皇帝。這個傳統小說界認定的「逍遙天子」,放著好好的皇帝不做,給自己加封為「威武大將軍」,親自帶領軍隊,在塞外對上蒙古小王子,砍蒙古士兵十六顆首級,自己這邊卻死傷數百人。回京時,下令百官全部穿軍服出城迎接,跟群臣炫耀說,「你們知道我親自斬了敵人一顆首級嗎」?群臣只好跪下來「山呼萬歲」!他則很得意的在「威武大將軍」底下,又加了一個「太師鎮國公」,自己取名叫朱壽,造了一顆「威武大將軍太師鎮國公朱壽」的官印。

  後來江西寧王朱宸濠造反。得知訊息,他很高興,因為可以用這個藉口下江南去玩玩。可是天不從人願,他才出京沒多久,這個造反就被大哲學家王守仁給平定了。他閣下刻意把王守仁的捷報隱瞞起來,大軍照樣南下,等王守仁把俘虜送來,他又叫人放了反王朱宸濠,讓他跑,他則親自指揮千軍萬馬去把那反賊給「抓」住。他廟號的這個「武」,就「武」得很可愛了,那不會是讚美,是對這條遊龍的反諷啦。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5 個回應 to “皇帝的廟號、諡號甘苦談”

  1. 公子小白 says:

    我覺得比較弔詭的是,周亡國之後,秦是不是另一個新的國?秦亡國之後,漢是不是另一個新的國?
    如果不是,那在前者怎能說是亡國?如果是,那怎麼能通通稱為中國?
    還是,自堯舜禹湯至孫中山至毛澤東,全是同一個國家的先後期元首?如果是,那又有什麼亡國不亡國的問題?亡的只是被取而代之的中央政府吧?
    更何況,在三千年可怖的歷史裡還有無數小國前仆後繼,它們到底算不算是國?而它們倒是真的亡了。

  2. Sam says:

    現代人重視頭銜,名片一拿出來,上面就印滿密密滿滿的身份,
    而且以此做為自己在社會上打拼的「功勳」,晚輩可不能隨便叫錯
    輕者被大罵一頓,嚴重者,可能連飯碗都不保了
    細看這些頭銜,學經歷還算小咖,得再加上某某協會理事長、會長、
    、學會理事、基金會秘書長、部門主任秘書、公司執行副總裁、首席顧問……
    收到那些「大頭」們的名片,每每造成我這小人物的困擾
    我該怎麼稱呼他(她)才好呢?
    拜讀本文,學生這才瞭解重視頭銜,古今皆然。

    *  *  *  *
    前幾個月,學生極為景仰的師父捨報圓寂了
    末後留下一偈︰
    無事忙中老,空裡有哭笑,
    本來沒有我,生死皆可拋。

    本來有你我嗎?
    我想那些皇帝、國王們大概沒想到,
    自己的頭銜竟會造成後代學子的困擾吧?

  3. 公子小白 says:

    to Sam:
     皇帝之為祖為宗者,九成九忙著打打殺殺,隨時要面臨血濺五步屍橫沙場的境地,必定沒時間也沒心情去想頭銜諡號之類的無聊事;這一類的遊戲,通常是狗腿族的最愛,尤其是始作俑者。
    早年看(非讀也)左傳,看公羊(奇怪,為何沒母羊?),大概都只翻到封面的下一頁,也有看(仍然只是看)周禮儀禮,但同樣只看到封面的下一頁,所以都沒找出始作俑者是哪支大狗腿。
     這一套遊戲會流傳久遠,必定有極為迷人之處,等你頭上開始長出幾支像樣點的頭銜,就會了解到,為何麋鹿的腦袋上要有一對那麼大的角,而且年紀越大,角的分支就越多,越見壯觀巨碩。不過呢,有很多大麋鹿就是巨角卡死在樹枝間而活活餓死,這是舒一老師此大作中所說,梁武帝以八十六高齡活活餓死的自然寫照。

  4. Sam says:


    學生瞭解了
    廟號諡號是送給開疆闢土的先人們的紀念
    純紀念,就像形而上的神主牌一樣

    話說回來,當我拿到上面印滿頭銜的名片時
    我都會特別警惕,好歹我出社會也有一些時間了
    逐漸瞭解笑容、點頭、說好話,以及最高境界拍馬屁的好處
    不過我拍馬屁的功夫是在當兵時學來的
    有空再和大夥分享

  5. 舒一 says:

    To Sam:
    名片上印的頭銜是很重要的。我看三國演義,不知道第幾次才看到,劉備三顧茅廬的第一次,孔明不在,一個書僮來應門。劉備一見到書僮,就拱手說:漢左將軍宜城亭侯領豫州牧皇叔劉備特來拜見先生。你知道書僮怎麼回答的嗎?他說:我記不得許多名字。劉備只好跟他說:你就說劉備來訪得了!
    有些人確實頭上一定要有很多名銜才活得下去,那跟咱們這種白丁(記得丫,白要唸伯)是不一樣的。

回應此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