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館寶藏巖釣遊

文章作者:vincent
發表時間:2012/09/07 13:40:39
文章分類:vincent釣事記

距離紅塵滾滾的公館夜市只十分鐘腳程,汀洲路近福和橋頭一條不怎麼起眼的巷子裡,藏著一個奇怪的釣場--寶藏巖。為什麼說它奇怪?因為它溪不像溪,排水溝不像排水溝,短短才兩百公尺,他竟然也跟著外頭的新店溪起鬨感潮,滿潮時五尺水,干潮時只兩尺水。

雖然從蝸居我的書房可以直接看到它出水口的自行車橋,去年底以前,我不曾想過會到這兒垂釣。三十年來,我在福和橋永和岸上游出沒超過萬趟,遛狗時一定會到橋下觀望對岸的寶藏巖釣場,我向來認為它是一條臭排水溝,連過橋去看一眼的興緻都沒有。


*寶藏巖水口,圖左是我較喜愛的釣座,因為上頭的水源快高架橋可遮陽擋雨;烏仔和草魚在此釣獲。

  據竹篙頭兄田野調查所得,熟悉此釣場的老釣友說,這是一條溪,名叫萬盛溪,可是循溪而上只百公尺,盡端是景美抽水站。按常識判斷,就算是他以前真是一條溪,在如今台北市裡頭也必定淪落為排水溝。

三、四十年前,福和橋上下游一帶的水質比今天碧潭的水質還佳,台北市自來水博物館附近的新店溪畔還設了自來水取水口,光憑這一點就可以斷定,大台北地區的河川整治已徹底失敗。在寶藏巖垂釣,山既不明,水又不秀,沒山水可賞就非釣到魚不可了,把它當做練釣場是最適切的想法。

寶藏巖是竹篙頭兄去年開始經營的新釣場,目標當然放在竹篙頭上。這兒的魚種非常之雜,除了苦花、石賓之外,幾乎什麼溪魚都有,福壽、鯉魚、草魚、鯽魚、藍寶石、烏魚、竹篙頭、海鰱仔、鯰和鱧等等,巴西龜和垃圾魚當然也免不了,最大宗是吳郭魚,乾潮時可以看到一整個水底大大小小密密麻麻來來往往的吳郭魚。


*小紅橋上下五、六十公尺長的流域,為此釣場的主力,右岸看台下的蛇籠有樹蔭遮陽,是釣家必爭之地,但我嫌它釣座離水太高,釣到一斤以上的魚,起魚有點麻煩。

去年(2011)十二月下旬,首度來此垂釣,見面禮是一條五、六斤的大呆,當場給足了面子,對它的看法立刻改寫。今年坪林的釣況奇差,加上油價大漲,一想到坪林就深感響應政府節能減碳的美政之必要,身體力行,腳踏車十五分鐘可達的寶藏巖成了首選。今年八月下半個月,幾乎每天下午都會到這兒混上三、五個鐘頭。

在寶藏巖垂釣屢有意外的驚奇,五十公分的烏魚和草魚、公斤以上的福壽,四、五斤的呆、以及大型藍寶石等,唯獨目標魚竹篙頭不來就餌,垂釣七、八趟,只得了一匹四十公分和一匹二十多公分的竹子,而且是以吐司餌釣獲,這也成了值得一提的意外的驚奇:在此之前,我不曾以吐司餌釣獲超過十五公分的竹子。

我看這兒的大福壽吃浮水餌,八月下旬開始試用浮水見釣,剛開始的兩、三趟效果絕佳,每場漁獲都在二、三十斤之譜,而且上鉤的都是大個兒,把那個常來這兒索取漁獲的大陸妹樂得眉開眼笑。

可是後來越釣越差,魚兒們會追餌,卻不太敢吃餌,裝模作樣好像很熱烈捧場,其實是在等你揚竿把鉤鉤上的吐司扯落,似乎魚兒已經知道水面上那團吐司碎片有鬼;聽說魚只有三秒鐘的記憶,竹篙頭兄不以為然表示:「豈止三秒鐘,三個月後它們都還記得一清二楚。」

寶藏巖溪幅僅數公尺寬,兩岸上頭枝枝葉葉極多,釣竿用十五尺以內較理想,水深二~五尺,負鉛輕一點的浮標可提高漁獲。又因為大傢伙不少,尤其是碰到會暴衝的大福壽,一點五的絲腳也常斷線,釣組粗一些無妨,二點零母線對一點五子線,袖七號鉤(我都用改良小磯四號)。釣福壽或鯉科的魚,原則上以麥粉類的香餌或吐司為餌,鯰或鱧目前還未試釣過,應該是用腥餌或活餌吧。

對有心練釣的朋友來說,這是個非常理想的釣場,尤其在乾潮時。因為上游有一定的水量排出,除了滿潮前後一個多鐘頭水流會平靜些,其餘時間水流穩定往下流,不論漲潮或退潮。


*左岸小樹下是我較喜歡的釣座,揮灑空間較大,雖然釣線常掛到小樹上,「挽芭樂」挽到脖酸背痛,不過也因此可以多練習控制揚竿作合的力道。這釣座最大的缺點是,過午後太陽幾乎直曬,比烤箱還熱。

正常水量時,流速平均每分鐘三~五公尺,正好是浮標餌貼底釣法的臨界流速,練習項目主要是操竿的手法,如何使釣餌進入釣點定位,作合揚竿要避免釣線掛到樹上,常常「挽芭樂」會搞得脖子酸痛。進階項目是觀察魚兒吃餌的習性與方式,乾潮時水淺,光線好時,魚的動態一清二楚。

寶藏巖除了練釣還有別的樂趣,不定期的下午四點左右,常會有某不明團體一批人馬,男男女女一狗票人,在兩岸的看台、小虹橋與樹叢間,演出救國團風格的啞劇,可供釣極無聊時的消遣,雖然在我這兒垂釣還沒遇到過無聊。

可能是垂釣都面對莊嚴肅穆的寶藏巖,喃喃誦經聲時時瀰漫在參天老木和菅芒雜草之間,十幾趟下來,漸漸覺得釣魚似乎已成了我的信仰,每次投餌下竿都是提問,等待魚兒給你解答大自然的神秘處;這才是寶藏巖釣遊最大的收穫。


*此釣點拐到的第一匹竹篙頭,當天又釣一匹二十多公分的竹子,寶藏巖一帶竹篙頭和烏仔數量不少,但都不吃餌,奈何他不了。


*自來水博物館附近,永福橋下釣獲的竹篙頭。

推薦到:
  • email
  • Add to favorites
  • RSS
  • Facebook
  • Plurk
  • Twitter
  • Google Bookmarks
  • MySpace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36 個回應 to “公館寶藏巖釣遊”

  1. 竹篙頭 says:

    這兩條竹大哥我都親眼見證了,就可惜不是出自我的釣竿!
    近兩次故意用九尺竿釣,目的是想多看一點魚兒吃餌的各種情態,結果果然另有收獲,發現大個兒福壽有兩種標準動作,一個是在附近打混,小魚把餌料拉著跑,你一揚竿,餌掉了,他閣下馬上搶過來,一口吞;另一種令我目瞪口呆,你分明見到他閣下把餌吸進嘴裡了,一揚竿,神奇的不得了,他把餌料放鬆了,什麼也沒拉到.
    第二種情況是最近才碰上的,真的很神奇,完全想不透到底怎麼一回事!對了,九尺竿的這種釣法,就是變態漂流釣啦!

  2. vincent says:

    To 竹篙頭:
     第一種情況看了就覺得好笑,爾「魚」我詐,人魚之間心照不宣,我的對策是假裝揚竿牽動一下餌,若小魚仍沒上勾,餌料看起來有點像扯落了,有希望騙到大福,這種方式中大福的話,九成九會暴衝,大福可能有相當經驗了,暴衝就容易造成斷線。
     第二種情況沒有對策,只有拼反應,碰運氣,在中生池見釣法釣日鯽最常碰到,魚的反射動作確實快若閃電,比不過他,常會讓我以為人魚之間有心電感應,你在算計作合時機,他也在計算被作合時機;但有時採用脈釣,會逮到它倒霉的時候。

  3. fino says:

    好一個練功點阿
    有水流的釣點之的是需要攻力定標才好釣
    這個我完全不行 哈哈
    各位大哥似乎都是白天過去的
    好像沒有人晚上去齁?

  4. vincent says:

    To fino:
     八月下旬大多在傍晚後滿潮,當時是有夜釣的打算,但晚上蚊子極多,要擦防蚊液,要點蚊香,還要準備夜光棒,成本上升,經濟效益下降。十月初北上再試試,閣下有興緻的話,先揪stanley同去玩玩。
     水流速還不致太急,釣棚加深半尺到一尺,把母線「含」住就行。

  5. fino says:

    To:vincent
    蚊子我夜釣也是被咬習慣了
    看來可以一試 哈哈
    按照您說的釣組設定~看來這應該還能在我應付範圍內的感覺
    (說是這樣說啦^^")

  6. vincent says:

    To fino:
     閣下太客氣了,放心釣,用力釣,傳說的釣友各有絕活,在寶藏巖的表現有目共睹,有魚皆怕,釣組最好依您的想法設計,以免被魚兒認出來。

  7. 追夢的人 says:

    大家好~我是釣魚新手~
    在這邊爬文很久~學習很多~
    希望有一天可以認識這邊的老帥哥們
    指導我一下~
    新手自己摸索真的很容易槓龜~
    另外~我發現~
    V大的文筆真好~

  8. vincent says:

    To 追夢的人:
     傳說老帥哥們的通關信物是標體原木色或亮白色的手工標,如果您常去寶藏巖,一定會遇到,都龜在右岸橋頭一帶下竿的那個,才是真正有墨水、好文筆的老帥哥,在下我只是奉行我口說我手,我手寫我口的臭屁定律,如此而已。
     

  9. 竹篙頭 says:

    看到這番話,忍不住要往自己臉上貼金,說那位有墨水 好文筆的老帥哥就是區區在下兄弟敝人我!可仔細一思考,發現並不是,因為我雖然夠帥,但不夠老,當不起老帥哥的讚美!
    言歸正傳,上次大水,把過小紅橋那一岸切削得更深了一些,感覺上變型漂流釣更有發揮的空間了.
    附帶一提的,第一次見到六兄的那個深坑 木柵間的釣點,前一兩週去過一次,發現地型地貌大改變,潭尾已經上移到下溪缺口一帶,見到一大票阿媽魚在那兒翻身,就是不吃咱們的釣餌.奇的是,咱們的釣餌只釣到福壽,大大小小都有,大的有超過一斤重呢!

  10. vincent says:

     老帥哥不只是說年紀老的帥,「老是帥」、時常帥的也算在內,當然啦,閣下一直帥下去也會老的,那就是「老得帥」了。
     阿媽好像比較喜歡吃吐司,而且還要打下滿坑滿谷的A撒。我聽說深坑到木柵之間,有些紅蟲的愛用者出沒,怪不得電子公司那裡的竹篙頭都不吃餌,可我也很感疑惑,為何福壽還吃我們的素食餌?它們有特殊信仰嗎?

  11. 追夢的人 says:

    to Vincent and 竹篙頭
    很久沒有透過網路認識朋友了~
    以前念書的時候~見網友總是怕遇到恐龍
    現在完全不用擔心~哈哈哈~

    我一定要找時間去你們說的寶藏巖小紅橋觀摩一下
    常言~與君一席話~勝讀萬券書
    我爬在多的文~也不敵叨擾閣下~當面請教
    只求到時候別閒小弟煩阿~(我可能會拿筆記本~)
    我通常只能釣週末清早場~5:30點~10點
    因為要買早餐回去給妻兒~
    或是黃昏場~3點~6點~(如果天沒黑可以釣更晚~)
    不知道這時間可否遇到賢拜你們阿

    請教一組小問題~小紅橋是否也有漲退潮?
    常聽說~溪釣釣魚~釣早晨和黃昏
    海釣~釣漲潮滿潮的前三和後三小時(這也是聽說的)
    請問老帥哥們對小紅橋的看法是怎樣?
    其實我也沒得選了~我就是只能釣清早和黃昏場
    還有~接著要入秋冬了~
    我好怕釣不到魚~請問秋冬還有魚可以釣嗎?
    最後一個小問題~
    請問在寶藏巖小紅橋用八工竿可以存活嗎?
    (池釣竿好長~不好收包包~)

  12. 追夢的人 says:

    To Vincent
    小弟錯了~再看一次文章~
    有發現您有提到這釣場有漲退潮
    讀書不專心~
    一直是我多年的毛病
    罪過罪過~

  13. 追夢的人 says:

    to 還沒老的帥哥竹篙頭

    回應你的第一則留言~
    小弟是新手~請多包涵
    看您故意用9尺釣竿想要觀察魚就餌的想法
    真的覺得您釣魚真的是癡狂阿~(我也是癡狂人)
    不過我有點小小的看法
    會不會因為你的竿子用的短
    所以~其實福壽也看到你在釣他
    所以相對的~就餌就很小心?
    如果用15尺竿~魚沒看到人影的狀況下
    會不會吃餌就比較阿莎力?
    以上~個人看法~請多多指教

  14. 竹篙頭 says:

    週末清晨,哈,粉有機會碰上滴!我經常都一大早去,一小早就走,玩上個把鐘頭,解癮的啦!
    這兩天清晨大退潮,水很淺,不過我照樣玩.我喜歡的未過橋右側台階那一帶,有釣友把釣點下方的野草清得滿乾淨,真感謝他們.水淺魚體通常較小,但我目的不在魚,我在看魚兒對咱們的餌料的"態度"?以前很羨慕V兄可以清楚的看到水中的狀況,拜寶藏巖之賜,我終於也可以看到了–雖然還不甚清楚,總是看到了!對我而言,這是個學習的契機.
    原則上我已經不在乎潮汐了!如果夢兄在意,大退潮時,可以移駕永福橋下,或福和橋下的主流溪邊,那兒不太受潮汐影響.
    差點忘了,我的感覺,八工竿在那兒可能不太好–我自己的溪釣竿已經在那兒斷過兩次第三節了.上週為此花了一千一百兩銀子搞了一把極重極硬的了鳥竿,就是為了對付那些福大爺們.有了這個新武器,好過癮,一兩斤重的大個兒,二話不說就把他提起來啦!

  15. 永茗 says:

    諸位前輩:
    寶藏巖吸血黑蚊及小金鋼遠近馳名,提供無毒煙燻艾草絨或艾草棒驅除方法供參.
    9/24在秀朗橋下礫石區撈到臺灣纓口鰍,表示新店溪水質又改善不少.

  16. vincent says:

    To 永茗兄:
     寶藏巖的吸血族,白天還算客氣,傍晚開始就很嗆了。感謝提供妙方,艾草絨或艾草棒哪兒敗得到?

  17. vincent says:

     寶藏巖小紅橋下游的魚分過路的和在地的,漲潮時魚群會上溯,過路的比在地的多好幾倍,退潮時過路的都溜到水口高架橋那一帶鬼混,在地的吃餌很賊,過路的吃餌通常比較阿莎力些,可是過路的到水口那裡又成為在地的,所以水口那一帶的漁獲量稍遜小紅橋下游,但水口附近大傢伙較多。
     如竹篙頭兄這般用竿如魚得水、如虎添翼的高手,都會搞到溪釣竿斷竿,可以想見八工竿在這兒大概只好用來釣海鰱仔,就算是海鰱仔,我也見過六兄拉上三十公分的海鰱仔公(也可能是嬤),用什麼竿子還是要斟酌辦理。

  18. 永茗 says:

    無毒煙燻艾草絨或艾草棒在中藥行或迪化街可買到,有分細絨或艾草乾,有產地分台灣及大陸.

  19. 老屁股 says:

    看完V大的文章後今天(剛才)傍晚跑去瞧瞧……媽呀~滿坑滿谷的福壽!
    觀察當場的四位釣友釣況:果然魚兒精的很!
    有一位釣友用大約12尺竿拉了好幾條比巴掌還小的福壽…大魚就是不上當。其他幾位釣友釣起的也都是幾公分的小福壽。
    我很好奇那大陸妹拿魚回家孝敬公婆嗎?還是餵老公吃?這好像有謀財害命的嫌疑喔?

    回應一下V大:
    約三十五年前我去福和橋下玩時不慎落水,幸虧一旁釣友奮不顧身跳下河把我這個還在唸國小的小朋友從鬼門關給救了回來。我要說的是~當時的水就已經髒到不行了,害我吐到快翻白肚~
    印象中當時的水黑濁還飄油污,站在岸邊聞到的都是河水的臭味。
    現在的新店溪跟萬盛水溝水質比起當年真的好太多了。我想應該是上游的工廠幾乎95%不是倒了就是跑去中國大陸設廠了。

  20. vincent says:

    回老屁股:
     三十多年前我剛搬到永和,福和橋上游景美溪口以上,水質還很不錯,我時常在那兒玩水,當時還沒建翡翠水庫,北勢溪水大多直接流下,而且感潮只到中正橋,沒有污水來來回回,但若景美溪有污水下來,福和橋上下一帶的水質就不行了,那時沒什麼管理,新店和深坑有些工廠都大量排污水。永福橋的取水口在那之前早已停用,取水口上移到清潭堰和燕子湖。現在有景美抽水站,聽說污水最後是抽到八里那兒處理,所以流下來的可能是一般家庭廢水吧。
     不知道大陸妹拿了魚之後去補誰的身子,但特地交代她,可別拿去市場賣了,她說是自家吃的;幾位釣場常客也証實她所言不虛。更讓我覺得有點心痛的是,有一對三十歲不到的年輕夫婦也跟我要過魚,還說,那兒的魚不錯吃…><"

  21. 老屁股 says:

    唉~現代人買魚便宜的很,一尾鱸魚幾十塊而已,上上星期去大賣場買特價香魚五條100,肥的很。
    明知道養殖魚都是些抗生素、禁藥水裡給泡到大的,但是比起污染的溪水裡還是安全些。
    上次去碧潭看人家拉到一隻幾斤重的大頭鰱,釣友說那裡的魚很好吃,有趣的是他釣到的魚大多都是送人~大概自己不太敢吃吧?碧潭那裡有不少廢水排放口,隨時都流出顏色怪怪的營養水,吸引一大堆福壽聚集。
    我個人是只敢吃深山裡沒有污染的溪魚:小魚全部放生!只挑幾條大魚打打牙祭。
    食物污染是現代人的悲哀~

  22. 追夢的人 says:

    To 竹篙頭兄:
    這個星期六週末見吧~
    到時肯定要先向您請較些基本觀念~
    雖然我自個亂釣~
    運氣不錯~也是釣到些魚~
    但~我還是想要學習基本正確方法~

    八工竿不保險喔~
    那就拿萬用硬釣溪流竿囉~
    真的是新手~哈哈哈~請多多包涵啦

    請教個問題~那邊開車好停嗎?
    還是奇摩托車比較方便呢?
    小哥我是不是要插朵玫瑰讓竹篙兄好認得出我啊?

  23. 竹篙頭 says:

    那兒有一個停車場,就在前往寶藏巖半路上,很好認.我都嫌他收費–一小時三十塊,所以盡量騎機車.騎機車的話,就停寶藏巖前面空地再走下去,一兩分鐘而已,很方便啦!
    觀摩釣法千萬別找我,我從來都是亂釣的,恐怕亂得比你還嚴重得多.釣到魚是純運氣,沒釣到那是理所當然.還是耐心等著大夥兒的老師父北上,以免基本動作和觀念出差錯,要補救得花更多心力呢!
    期待著週六的到來,也希望可以順利出去玩他一下下.近期日出時間較晚,能玩的時間就更短了.通常那兒一大早不太會有人,很容易認的啦!
    這個禮拜六淡水四點二十乾潮,而且水位下降一米以上,要有看看就好的心理準備呢!–這不是說釣不到魚,而是釣不到像樣的魚.

  24. vincent says:

    回竹篙頭:
     該承攬的事頭別推托,閣下雖不比在下老,卻早已師了二、三十年,也父了十多年,敝人我是稍微比較老沒錯,父了二十七、八年,可從沒師過,充其量只配稱老父而已,再說,台大公館一帶是閣下轄區,師的重任還是閣下才擔當得起。小的我本周日晚北上,最快也要下周一才會出現在貴寶地。
     去寶藏巖還是機車和腳踏車最理想,被橫徵暴歛的年頭,能省則省,而且機車幾乎直達釣場,汽車停了車還要多走幾分鐘路。

  25. 追夢的人 says:

    TO Vincent and 竹篙頭
    兩位高人交談真是風趣~
    果然高手都是很謙虛的~
    哈哈哈~這風範值得後進我學習~

    竹篙兄~事情不妙了
    愛妻星期六早上要八點要看醫生
    (抱八個月大10公斤的女兒~抱到媽媽手)
    我必須在家裡顧小孩~
    昨日他告知我這件事情時~我有如雷打般震驚
    慶幸還好玫瑰花還沒買~
    我會協調我親愛的爸媽幫忙~
    如果不行得到協助的話~
    咱們要延到星期日相會了

    話說~我不怕乾潮~畢竟我的水準還在
    有魚就好的階段~
    不像賢拜們已經看慣人間
    不像樣點的大魚~是不為所動的
    哈哈哈~

  26. 竹篙頭 says:

    女兒是上輩子的情人,這輩子的老婆給機會跟上輩子的情人單獨相處,要好好把握才好!
    釣魚不過是額外的事,有額外的時間就玩,沒有,忍一下也就過去了,總會有下一次的嘛!
    V兄閣下週日北上,我倒很想約週一去深坑 木柵釣點去玩一玩阿媽魚.我們沒那本錢用A撒填滿溪流,但看著景美溪中下游那麼多的阿媽魚,總得想個辦法玩他一玩才好!前兩三個月騎自行車,發現世新大學下方的景美溪急流處,也是一大堆的阿媽魚,那兒其實也滿近的呢!

  27. vincent says:

    回竹篙頭:
     手邊沒有敲底的釣竿,十八尺長節鯉竿太重了,要找六兄拿回那支廿七尺本流竿才能玩,先到寶藏巖敘敘舊,等小的去北教大附近蒐集一些A撒,擬,十月的第二個星期一再去深坑給丫嬤玩玩,如擬?

  28. 竹篙頭 says:

     既然閣下這樣擬,那我在下也只好擬如擬了!少了閣下的各種孔仔縫仔,我絕對是沒搞頭的,不如擬又怎麼擬呢?
     我其實還有一把頗為適合的十八尺,就是剛開始在深坑玩的時候敗的,我嫌他過重,很少拿出來用,下週同遊時再鑑定一下吧.
     中正橋上游柳樹那上的釣點不止一個,更上游一點,已經徹除的工地所在位子,今天確認是可以玩的點了.有機會過去玩玩吧,那兒漲退潮幾乎完全沒影響,只怕大太陽.

  29. 追夢的人 says:

    to 竹篙頭兄~
    這颱風來攪局~
    我看明天很難跟你相會了~
    如果風雨小歇~
    星期天再看看~

    話說~我也很好認~
    看到一個笨手笨腳的年輕門外漢
    就是我~

  30. 竹篙頭 says:

    壞了,是玩得太兇遭忌嗎?台北市政府要對寶藏巖"開刀"了,以後還有得玩嗎?

    寶藏巖生態廊道 打造翠鳥棲地
    【聯合報╱記者邱瓊玉/台北報導】 2012.10.03 04:14 am

    為了將生物棲地引入都市邊界,北市都市發展局選定寶藏巖周邊地區,預計將斥資近千萬,打造「北市生態廊道」,以種植山月桃、水丁香等親濕性植物,建立生物友善廊道、蜻蜓棲地等,讓台北市民不用到鄉下,也有機會在都會區親近大自然。

    都發局表示,寶藏巖生態廊道工程,預計11月開工,最快年底前完工後,即可邀民眾到寶藏巖「尋寶」。

    北市都發局都市設計科科長陳建華表示,北市屬盆地地型,四面環山,又有基隆河、淡水河經過,自然資源豐富,但因都市開發興盛,造成都市邊界缺乏緩衝區域,出現綠廊斷裂、綠塊孤島的情形,為了營造出人與生態共存的居住環境,因此有了打造北市生態廊道的計畫。

    陳建華指出,早在3年前,北市府即委外生態廊道的研究,當時共有10個地點供挑選,包括圓山大佳段、北投唭哩岸及公館寶藏巖等地,由於寶藏巖是全市唯一沒有堤防阻隔的河濱地,再加上附近的蟾蜍山較少開發,自然資源豐富,且便於民眾親近,因此最後選定寶藏巖作為示範地區。

    陳建華表示,在不影響原有生態的情況下,預計將在萬盛溪、新店溪匯流口,施作五大設計,包括水陸生態交換帶、生物友善廊道、營造蜻蜓棲地、翠鳥棲地及濱溪林帶等。

    其中像是水陸生態交換帶即是在現有RC階梯,再新增1.5公尺左右的植栽區,栽種植物包括水丁香、紅辣蓼等親濕性灌木,以增加濕地範圍,並營造蜻蜓棲地;另外也在現有泥灘保留地上種植水麻、長梗紫麻等溪谷性灌木,以提供翠鳥居住。

    都發局長丁育群表示,整個施工面積約2500平方公尺,約需993餘萬經費。

  31. 永茗 says:

    竹兄您起的真早:
    正想上網說就看到竹兄po文,
    換一換秀朗橋下吧,不過近期水都會有點濁!
    因為秀朗橋上游100公尺有搭鐵橋怪手在施工,因此水都一直濁濁的.

  32. vincent says:

     不是我們惹的禍,是某些人又有錢賺了,翠鳥棲地只是個幌子而已。我們跑遍了大台北地區的溪濱,老早知道,在自然環境下,平均超過五百公尺長的溪段才會有一對翠鳥,他們以為這樣搞一搞,兩三百公尺長的寶藏巖溪段就會有滿坑滿谷的,像大群麻雀一樣的翠鳥。
     再者,以後只要新店溪出一次水,就可以用清理淤泥的名義吃一次民脂民膏,也算是一本萬利的生意,就像新店溪兩岸的自行車道那般。
     大有為政府很喜歡玩一種遊戲,把自然的毀掉,再搞一個人造的,二十年前的秀朗潭就是這樣被毀了,寶藏巖現在快要變成自然的樣子,非要把他弄成人造的不可。自然的無利可圖,一定要人造的才會有油水,或者是,寶藏巖一帶有人想都更了?
     可是,因此能把只放雞屎不生雞蛋的釣客趕出寶藏巖,對那些外來種的福壽魚和藍魔鬼而言,可真是功德一椿,他們從此可以安居樂業了;這算哪門子的生態?
     又,石槽村我們那釣點的正對岸,就有一對翠鳥,那一帶將近一公里長的範圍內,我只找到一對。

  33. 追夢的人 says:

    看來最近要多多跑跑寶藏巖這個釣點~
    我才去釣過一次而已~
    裡裡外外都還沒玩透呢~
    等工程開始後~再請教永茗兄~
    來去秀朗橋段的釣點學習學習~

    政府單位應該都喜歡閒閒沒事等下班~等卸任~等退休~
    沒事最好~怎麼可能無端端弄出一個好環境給大家?
    (最近有要選舉嗎?)
    台北市的馬路坑坑洞洞一堆~都沒在管了~
    居然自己找麻煩~說要去弄一個翠鳥棲地~給民眾休憩
    美其名是要造福台北市民~
    但這中間應該是很多互惠的細節在裡面~
    更糟的事情是~
    等這個不可能會有翠鳥的棲地弄好後
    會有更多的遊客來~把這個棲地搞的像觀光景點~
    根本更不可能會有翠鳥吧~
    還不如搞個白鷺鷥棲地~幫忙吃吃小福壽
    也不用搞了~淡水河出口一堆天然的~哈哈
    對寶藏巖這個釣點~
    我最擔心的影響和改變是~
    完工後~
    插一塊"禁止垂釣"的告示牌~

  34. vincent says:

     寶藏巖那兒是有一對翠鳥沒錯,它們都在小紅橋上游小攔水壩那一帶出沒,偶而才到小紅橋下游晃晃,翠鳥最怕人吵,等大有為北市府的工程開動,那一對翠鳥就會跟著消失了。禁止垂釣的告示牌一定會立的,大有為政府別的不會,禁東禁西最拿手,有禁就有罰…說個小傳說,南部某溪禁釣初期,有某釣友不知情,因而被罰,該釣友一氣之下,弄了一把小玩意,把那一溪段的魚全給毒斃了,可憐的魚兒,死得好冤。

  35. 追夢的人 says:

    該釣友該不會是??….
    很多人不喜歡說出自己的事情時~
    都喜歡用第三人稱~ex我朋友~我聽說~哈哈哈
    開玩笑的啦~V大別介意阿~
    我說說我的慘痛經驗~
    大約8年前~大學剛畢業時期~下班直衝雙溪~烤肉露營
    那邊好像算是瑞芳雙溪一帶吧~根本不知道那邊封溪保育禁釣
    白天烤肉還好~大家也玩玩手竿~都沒事情~
    還有很多當地的阿伯在溪邊釣魚~大家聊得很開心~
    晚上我們就用手電筒照魚~直接用撈的~
    也抓抓溪蝦~釣釣魚~撈到的魚都比釣到的大
    到了深夜~手電筒的光線~引來個警察伯伯~
    不騙各位~半夜兩點~真的是半夜兩點~
    警察伯伯把我們一群人~當時手上有拿釣竿~跟蝦蔞的三位
    帶到警察局去~筆錄做到4點多~才放人
    很扯~蝦摟裡面有溪蝦兩三隻~釣竿上面沒有釣到魚~
    撈到的魚~我藏在溪邊~沒有被看到~
    一兩個月後收到罰單~每人2萬四千元
    我真的覺得很誇張~
    雖然是我們有不對的地方~
    但~我總覺得他們就是要欺負我們這些外來客
    我們也懷疑是其中一位阿伯去密告的~
    真的是….有夠欺負人的
    那一次之後~我就幾乎沒在溪釣過了~

  36. vincent says:

     雙溪那兒檢舉的獎金很優厚,所以抓得很勤快,當然只抓外來客,獎金和漁獲由在地的享受,這叫「回饋地方」;我有幾個在警界服務的老友,他們知道很多傳說,包括金瓜寮溪那麼嚴格執行保育的地方,都有人在下拎仔網,我們這麼奉公守法的人,他說禁我們就不釣,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這溪沒得釣就別條溪釣,只不過,像寶藏巖那種排水溝也禁釣的話,那就真的是生態笑話了,他真要禁的話,應該是禁止獵捕翠鳥和蜻蜓。
     照公立的「禁魚牌」所說,坪林解禁期間,除垂釣以外,禁止以其他任何方式捕魚,但我們在北勢溪和逮魚堀溪到處都看得到拎仔網和鏢魚客,連禁魚期間都一樣,南部某些地方,甚至有警察找在地仔借「電仔」去電魚,這是台灣保育禁釣的另一種面目,也算是一種生態,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靠禁釣吃禁釣。

回應此篇文章

*